关于我们

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正意分解神的道(提后2:15)

所有参与研经工具网站工作的人都深信“唯独圣经”,即相信唯有圣经是神权柄性启示以及一切关乎生命和敬虔之事(彼后1:3)的源头。在当今世界,甚至包括教会,很多人说他们在寻求真理,却在错误的方向寻找,即便找到了也无非是他们自创的真理。耶利米时期以色列人的情况用在今天的许多人身上真是恰如其分:因为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5)。

我们今天面对的并非是新问题。保罗两千年前就告诉提摩太,到了时候,人们会拒绝教师及他们所传讲的神的真理,去寻求荒谬的言语。然而,保罗在陈述这一危机之前就已经告诉提摩太解决的方法(注意提后4:3开头的“因为”),这个方法简单,但含义深刻。“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2:1-2)。我们读到保罗最后受到默示对提摩太发出恳求时,仍然能感受到他急迫的心情。他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也知道神的真理要被离弃、错谬被接受的日子即将来临,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传讲神的道。

研经工具的主要目的是为牧者和教会带领人提供一套有效的工具,帮助他们做到保罗在很久以前敦促他的门徒提摩太做的事情。为了达此目的,我们准备了预备讲章的资源,使牧者们在研经的时候可以更高效,每一次讲道或教导都因正确掌握了神的话语,而更有影响力。

许许多多牧师都追随保罗和提摩太的脚踪,忠心地讲解神的真理。读下面的引文的时候,希望你能受到鼓励,再一次下定决心忠心宣讲神的道。

约翰•克里索斯托(347-407):你们赞美我讲的话,对我的劝诫报以热烈的掌声,但我想要的赞美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的顺服。

马丁•路德(1483-1546):牧师们应当每日孜孜以求地研读圣经……我所关心的是,别人如何能从我这里得到真理。研经是我的工作,是神给我的工作。如果我做的得蒙他的喜悦,他就会祝福。 (What Luther Says: An Anthology, Vol. 2, p. 927)

威廉•丁道尔(1494-1536):因此,你们要明白圣经只有一个意思,就是字面意思。它的字面意思是一切的根源和土壤,是海底的锚,永不脱落。如果你忠于它,就不会偏离正道、走上歧途。 (William Tyndale, "The Obedience of a Christian Man," Doctrinal Treatises(Cambridge, 1848) 303-4)

约翰•加尔文(1509-1564):我们不要想在神的神圣话语之外寻找神,也不要不受他话语的引领思考神,并且不要说任何没有圣经根据的话。 (Calvin, Institutes in Christian Classics, 1:13:21 (1, 146))

关于清教徒牧师,加尔文写道: 他们全部的工作仅限于神话语的事工,他们全部的智慧是对神话语的知识,他们全部的口才都用来宣讲神的话语。 (trans. and annotated by Ford Lewis Battles, reprint of 1536 e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5) 195)

关于清教徒,钟马田写道: 宗教是人寻找神,而基督教是神寻找人、将自己显现给人,引人到他跟前。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清教徒在讲道中以诠释神的道为中心背后的原因。(D. M. Lloyd-Jones, The Puritans: Their Origins and Successors (Edinburgh: Banner of Truth, 1987) 380

理查德•巴克斯特(1615-1691): 每一次讲道对我来说,都像是今生的最后一次,都像是一个将死的人对一群将死的人说话。

乔纳森•爱德华兹(1703-1758): 上帝已经指定一种活泼的形式来应用其话语,那就是讲道。他借助这个形式感动罪人,让他们认识宗教的重要性、他们悲惨的境遇,感到自己需要医治和救赎,看到上帝医治和救赎之道的荣耀和完全,也开启圣徒纯洁的心智,让他们反复思想宗教中重要的事情来激发他们的情感,将这些事活化在他们眼前,虽然他们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也早就接受了其中的教训。(《宗教情感》)

查尔斯•司布真(1834-1892): 我确信当我们认为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而不是宣讲基督被钉十字架来吸引人信教时,就是在毁谤基督。

查尔斯•司布真(1834-1892): 让这句话成为你是否宣讲真正福音的记号:当基督举足轻重时,受造物就无足轻重,所有的恩典都关乎救恩,这救恩是耶稣的宝血借着圣灵的工涂抹在人的灵魂上。

坎贝尔•摩根(1863-1945): 我们脱离圣经的那一刻,就失去了基督作为最终的启示……任何一个不能对圣洁真理进行解释的讲道都是错误的……讲道不是宣讲某个理论、不是讨论某个疑惑……推论、猜测不是讲道,驳斥也不是讲道。讲道是宣扬神的话语,按照真理被启示的方式宣讲真理。 (G. Campbell Morgan, Preaching (New York: Revell, 1937) 17-21)

钟马田(1899-1981): 在我看来,讲道是一个人所有的呼召当中最崇高、最伟大和最荣耀的呼召……我会毫不犹豫地说,今天基督教会最迫切的需要是纯正的讲道,显然这也是世界最大的需要。 (Martyn Lloyd-Jones, Preaching and Preacher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71) 9)

钟马田(1899-1981): 讲道的真正定义必须是一个人站在那里传递神的信息,即传递神给他子民的信息。用保罗的话来说,他称自己是“基督的使徒”。一点不错,他被差派、被委任,就是作为神和基督的代言人来向人们发表讲话的。换句话说,他不仅仅是在和他们说话,更不是在哄他们开心。(Preaching and Preachers)

箴士•布易士(1938-2000): 讲道是地方教会成长的基本方式。今天人们对此颇有争议,但神确实最多使用传讲他的道来建造教会,不仅仅是人数上的,最重要的是会众的属灵深度以及对神的认识。

约翰•麦克阿瑟(1939- ): 圣经是神的话语。它出自圣洁的神,反映神的心思、意念和旨意,当受极大的尊崇。我们在讲说它的时候切不可轻率,在研读它的时候切不可懒散;我们切不可以粗略、肤浅的方式对待它,而应付诸极大的委身。(John F. MacArthur, "Principles of Expository Preaching" (Audio Tape GC 2001; Panorama City: Word of Grace, 1980) 1)

约翰•派博(1946- ): 如果神在我们的讲道中都不被尊为至高,那么人们在这个世界上还到哪里能听到至高的神?如果我们在周日早晨都不能摆设神至高美丽的盛宴,那么人们岂不是白白寻找,只能以过去的点滴快乐和说得天花乱坠的宗教来满足让他们陷入极度沮丧的干渴?如果周日早晨活水之泉不是从神主权恩典的山中流下,那么周一人们岂不会“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The Supremacy of God in Preaching (Baker, 1990), p. 108-109

约翰•派博(1946-): 我们被称为“神奥秘之事的管家”……最大奥秘就是“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那荣耀就是神的荣耀。并且“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我们要忠心地放大那独一的、永生神极大的荣耀。这里的放大不是像显微镜那样将微小的东西变大,而是像天文望远镜那样,使像银河系那样、大得无法想象的的荣耀让人的肉眼能看见。 (The Supremacy of God in Preaching)

史蒂文•劳森(1951- ): 基督和他被钉十字架就如一个制高点,我们在讲道中必须要讲到。除此之外,任何落脚之处都是滑坡,不可避免地让我们滑向毫无意义的华丽的辞藻、咬文嚼字的坡下。因此,每一个讲坛都应当呈现出一个高的视角,让人们看到耶稣基督这位独一的人以及他的救赎之工。所有的讲道都必须指向基督担当人的罪,替罪人受死。所有的解经都必须高举这位牺牲的羔羊,他替所有信他的人承担了罪的刑罚。所有的信息都必须高举基督,他从死里复活,高坐在父神的右边,拥有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

史蒂文•劳森(1951- ): 讲坛信息设定了最高水位线,会众的属灵生命以及在恩典中的成长永远也超不过这道线。 (The Kind of Preaching God Blesses)

唐崇荣(1940- ): 耶稣基督说的话很简单,却包含了世界上最深奥的智能。所以,我们相信深入浅出是可能的。如果我们弄通了上帝的话,又能够加以清楚表达的话,就可以使许多人认识这伟大的信仰与深奥的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