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具备各种圣经手册、词典和期刊专文,我们还是很难为解经学下个较好的定义。这方面的学问是整个神学课程的根基,然而目前仍没有一本工具书能为初学解经者详细列出解经的方法,对资深的解释者就更不用说了。因此我们至少要用一两章的详细内容,才能对解经的含义和任务下个好的定义。

 

1963年,奥托·凯泽(Otto Kaiser)和沃纳·格奥尔格·屈梅尔(Werner Georg Kümmel)应德国福音派神学生协会的要求,撰写了一本小册子。[1]这本小册子的优点在于参考了许多高等和低等鉴别学的各类书籍,[2]但对解经还是讲得不够详尽。我们认为,这本小册子除了解释罗5:1-11和太12:22-37的部分(这部分偏离了主要论点),都着重于向解经者介绍各类参考资料,如经文鉴别、文体鉴别、希伯来诗歌节奏分析、形式鉴别、传统鉴别,以及主题、概念和内容的解析等。[3]

 

问题就出在这里,因为几乎所有想叙述解经本质和任务的杰出人士,都随着这个大纲和方向来发挥。例如,1973年维克托·傅尼斯(Victor Paul Furnish)在《珀金斯学派神学期刊》(Perkins School of Theology Journal)上发表的文章就是用的这个大纲:A经文分析;B文体分析;C历史分析;D神学分析。他在结论中又提到翻译的问题和五个解经规则。然而,在这篇影响深远的文章中,最后一页才说到“单单从经文本身着手”这件事。[4]

 

我们觉得,他的最后一页才是整个事情的核心——至少要占解经工作的75%。解经教师常常太热衷于史料、词义、文句平行、考古、碑铭等的最新资料,花太多时间在解经的整体工作和使命上,却疏忽、埋没了它最主要的目的。这种情形如果继续下去,解经学就成了“圣经序说”的同义词,沦为对圣经之一般与特殊的导论而已。

 

我们当然需要找出所查经文的正确原典,但也要平衡,不可偏废。我们认为,背景的研究对深入查考圣经而言,乃是独立的基本预备工作,需要先行着手(这一点在奥托·凯泽和屈梅尔的论点中特别注重),但不能强调得太过,以致取代了对经文本身的直接硏究。

 

傅尼斯虽然也提出查考经文本身的七个步骤,但他的建议仍旧偏重主题或专题的研究,而不注重在文法或句法上的直接分析。他对解经者作了下列的建议:(1)列出经文主要的几点(但依照什么原则或程序而得呢?傅尼斯只是说:“照你所观察的。”);(2)记下经文中的问题所在,比较不同的译文,看看彼此是否有重大的差异(但解经者是否只需要在问题的范围中探索呢?);(3)确认钥字或主要概念(但如何确认?);(4)列出经文中所有历史、文学和神学问题(这又回溯到背景研究了);(5)初步拟定能符合整体上下文的经文大纲(宁可叫大纲更贴近段落本身的发展);(6)参考其他与这段经文义理相近的经文或“相关文学”(但解经者必须优先考虑更早期的经文);(7)记下与经文“有更广泛提示的事物”。

 

当然,“在他所说的范畴中”我个人很欣赏这些建议,毕竟其他的解经者连指引学生到这个层次都极少尝试。但是,正如我对这些建议所提的意见,它并没有教人从现有的短语、从句、句子和段落中发展出教导或传讲的大纲,这方面尚待努力。因此我们还是需要尝试对解经工作加以定义和陈述。

 


[1] Otto Kaiser和Werner Georg Kümmel, Exegetical Method :A Student’s Handbook

[2] 低等鉴别学探讨圣经应当包含那些书卷(正典),原典之内容为何(经文鉴别学)等问题;高等鉴别学则探讨著作年代、作者、读者、特殊风格,及文章形式等。

[3] 以上各项即凯泽之文章的大纲,而屈梅尔的部分则较为简略。

[4] Victor Paul Furnish, “Some Practical Guidelines for New Testament Exegesis.”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