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卷上下文

 

在这里,我们应该尝试确认该卷书的整体目的和计划了,我们要把范围扩展到整卷书。

 

在一些作品中,作者明明地告诉我们写作的目的。比如传道书就提起:“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סוֹף]就是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הַכָּל全部〕”(传12:13)。同样,路加写他的福音书,为要叫提阿非罗“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路1:1-24)。另外,约翰一书的用意是复述那源自耶稣之福音的真实性,“使你们的喜乐充足”(1:1-4)。还有更明显的例子,约20:30-31说明约翰福音所记载的神迹是经过刻意选择的,“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以上是一卷书中明确说出目的的例子,我们可以由此判断一个大段在整体中的角色。

 

不过,有些书卷的整体目的必须从它的内容来确定,或由大段与大段之间、段落与段落之间的转换来确定,这对我们来说比较困难。希伯来书就是这类书卷之一,由于它的写作目的没有明言,我们最好特别注意散布在各劝勉大段(Parenetical Sections)中的劝告短语(Hortatory Phrases)(“我们务要……”,例如希伯来书4:1116:110:35-3612:113:15)。作者似乎特别针对善变的心态,以及犹太社会不久前产生的混淆救赎观的倾向。从这个亮光来判断,就可以看出每个大段都在强调新约救赎的法则,胜于旧约中显然是暂时的礼拜条例。这样,该意义和目的的雏型便显明了。

 

若是书卷的主要部分是故事体裁,那么除非经文中明文写出它的目的,否则就真是难以判断。我们在后面会更详细地谈到这个题目,但目前我们要提醒解释者,一定要根据两点来判定:一是作者所“选取”的内容,一是格局的“安排”。

 

以路得记的故事为例,作者会关切路得的事迹,当然部分是跟全书所总结的大卫家谱有关;但即使是这个理由,仍嫌不足。尤其是今日我们要讲解一篇成功的路得记信息时,更觉得如此。

 

罗纳德·哈尔斯(Ronald M. Hals)指出,路得记的作者在85节故事中引入神的名字有25次之多。[1]其中有9次用在本书卷一个主角的祈福祷告里,很明显每个主角至少有一次成为这种祷告的对象。更令人惊讶的是,作者在不打断故事情节发展的情况下,不断地暗示其中每一个祷告都蒙了垂听。

 

作者的格调压抑而沉默,他没有把发生过(或没有发生)的事加上道德的解释或评论,这使得结论更富戏剧性,更有力量。原来这个家庭日常生活的大小事件,都在神善意的照顾之下,也都与救恩的历史有关。“神计划的线”直接绣在“日常生活的锦帷上”,[2]连我们生活中最小的细节都在祂的带领之下,这就是路得记主题的重视。

 

总括来说,我们可以归纳出有四种方法可以确定作者在定范围、作计划时的意向:

 

1. 先观察作者本身是否在序言、结论或本论中清楚地指出他的目的。

 

2. 硏究劝勉性大段(劝告语气),尤其是在新约书信中,借此可以得知作者对经文的真理及教训部分有什么应用。作者的劝诚常常跟随着他写作这卷书的特殊目的。

 

3. 探究作者编篡历史故事整体目的的线索之一,是观察他所“选取”的内容和所“安排”的格局。

 

4. 若没有其他可用的线索,解释者就必须自行推断作者的目的。解释者首先要研究每个段落主题句之间的配合关系,寻求大段的主旨;然后进一步研究各大段的主旨,并衡量大段内及大段之间的衔接。唯有完成这一步,解释者才能有一点把握说出作者所隐含的主旨。

 


[1] Ronald M. Hals, The Theology of the Book of Ruth, Facet Books: Biblical Series,编者John Reumann, 23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69),3-19页。

[2] 同上,19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