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喻与比喻性词语

 

在所有的语言功能中,单词的用法总可确定,因此我们可以把单词的一般状况叫作文法定律。然而为了增加一些词的力量和描绘,作者有时候会有意识地故意不照文法定律而用词,论说的新形式因此产生。这种离开一个词的字面或原有含义的解释,希腊人叫作“借喻”(Trope,源自希腊文τρόπος,意思是“转换”),罗马人叫作“比喻”(figura,形像或图样;或fingere,形成)。希腊人把这些新形式归纳出一门科学,并为两百种以上的比喻法命名。罗马人承继这门科学,但到了中古时期便几乎失传了。

 

比喻法故意不用原来文法和句法的定律,不是由于疏忽或大意而造成文法错误,而是为了特别的目的“合理地放弃”平常的用法。所以它们的分量不多,可以用已知的例子来描述、称呼和定义。[1]

 

我们如何确定一件事是比喻?解经者可以依照以下各点来判断:

 

1. 若以最自然的方式解释句子,主词和述语之间是否不相配?比如“神是我们的磐石”一语,有生命的主词(神)被认为是无生命的述语(磐石)。

 

2. 一个生动的词后面,是否紧接着该词的定义(因而限制了它的应用范围)?例如“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

 

3. 若按照字面解释,是否显得荒谬或与其他的启示、创造的次序矛盾?例如“大山拍手”(这当然不包括涉及超自然和神迹的状况)。

 

4. 在此处有无使用比喻说法的理由?例如,此处是否需要一个更强烈的感觉、戏剧性的强调、一些辅助记忆的安排来加强信息?

 

5. 这个比喻说法的例子,有没有在别处出现过?

 

问题是,每个人的语言中平均只有两万到四万个词可以用作字面的界定、描述和讨论,但他所在的世界却有千千万万个需要界定的事物和经验。由于语言单元的不足,我们就开始说我们觉得“晦暗”,桌子有四个“腿”。

 

比喻法不但传达了一个意思,还为读者或听者描绘出一幅图画。当耶稣说“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入神的国还容易呢!”时,祂为了一个特定的目的故意作夸大的描述,同时人们也可以毫不费神地想象到把一匹骆驼牵过针眼的可爱景象。

 

有一本比喻法方面的参考书至今仍未过时,它就是布林格所著的《圣经所用的比喻说法》E. W. Bullinger, “Figures of Speech Used in the Bible,” Grand Rapids: Baker, 1968 reprint。布林格将两百多种比喻说法按希腊文、拉丁文和英文名字加以分类、定义,并举出圣经应用的八千个例子!这本书应该在每一个解经者的书架上,与希腊文和希伯来文字典、文法书并列。

 

比喻可以依下列建议分类:

 

1. 仔细留意这个比喻用的是什么方式。是比较、外添、关联,还是相对?

 

a. 比较性的比喻Figures of Comparison)

 

明喻(Simile——两件事物之间“明显”或“正式”的比较。A B:“他要像一棵树”(诗1:3)。

 

暗喻Metaphor——一件事物引申为另一件事物,不直接说“AB”,而作“暗示性”或“不明显的”比较,即AB:“告诉那个狐狸”(路13:32)。

 

b. 外添性的比喻Figures of Addition)

 

赘言Pleonasm——为在听者的心中达到特定效果而作多余的表达。“酒政却不记念……竟忘了”(创40:23)。

 

谐音Paronomasia——重复发音相近、意思未必相同的字。“凡事常常充足”(παντὶ πάντοτε πᾶσαν,林后9:8)。

 

夸饰Hyperbole——故意夸张以加强效果。“我因唉哼而困乏……流泪把床榻漂起”(诗6:6)。

 

重名Hendiadys——用两个词指一件事物。“硫磺与火”(即焚烧的硫磺,创19:24)。

 

c. 关联性的比喻Figures of Relation)

 

举隅Synecdoche——用一个有关联的概念取代另一个概念,作为以一概全或以全示一。“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路2:1)。

 

换喻Metonymy——用一个相关的名词取代另一个名词。“他们有摩西和先知”(指这些人所写的书,路16:29)。

 

d. 对比性的比喻Figures of Contrast)

 

反语Irony——使用与字面含义相反的词。“那人已经成为我们中的一个”(创3:22,直译)。

 

间接肯定Litotes——贬抑一件事物以强化另一件。“我诚然是灰尘”(指亚伯拉罕,以显出神的伟大;创18:27)。

 

婉词Euphemism——将尖锐、不易接受或粗野的词语换成较温和、可接受、庄重的表达方式。“他在遮盖他的腿”(士3:24;撒上24:3,直译)。

 

2. 寻找用同样比喻的篇章(最好是同一位作者)。比较这个比喻在几个例子中的用法和理由。

 

3. 参考几种有关比喻的著作,如布林格的这本或约翰·本格尔的名著《新约之晷》(本书索引中定义了一百种比喻)。

 

比喻给阐释者许多方便,但我们不能为了逃避困难就随意认定一段经文为比喻。两手一摊,两肩一耸,说:“这只是比喻,我们不必觉得困扰。”这解决不了问题。其实,当我们肯定一段话用的是比喻时,我们才刚刚开始而已,接着必须辨认它,定义它,并且说明我们凭什么说作者在这里用的是比喻。

 

最重要的是,解经者接着必须说明比喻的含意。如果最自然的意思不合理,我们就必须断定什么意思才真正合理。比如,创2:7说“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我们说这是比喻性的表达,因为神并没有一个有手有口的肉身。到这里只是解经程序的一部分,下一步是要断定它所要表达的是什么。很明显,这段经文是迁就我们的软弱,要使我们知道神把祂自己描述得像一个人(拟人化anthropomorphism)。经文的意思是,神直接又即刻地给人形状和生机、气息和生命。我们相信,以上是解经者研究比喻所应该进行的步骤。

 


[1] 本段叙述特别得助于E. W. Bullinger的定义,在Figures of Speech Used in the Bible: Explain and Illustrated (London: Eyre and Spottiswoode, 1898; Grand Rapids: Baker, 1968再版)xi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