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体经文不恰当的进路

 

也许最好的学习方法,就是参看一些不适当的硏究预言的书籍。其实圣经中许多今天定为历史书的书卷(如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和列王纪),更正确地说应该算是预言。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下面会特别从其中选一段来讨论。它们在希伯来文旧约中的归类十分正确:它们属于前先知书,而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和十二小先知书则组成后先知书。

 

有一段经文很能说明传讲先知书虽然有困难,却仍然是可能的,它就是以利亚的生活与服事(王上17章至王下2章)。论到传讲以利亚时会遇见的问题,在我所读过的书中最令我惊讶的是杰拉尔德·哈罗普(G. Gerald Harrop)所著的那本。哈罗普将王上21章几个典型的信息比较之后,戏剧性地指出,大部分解释者硏究该段经文时对结果都已经预先有所期待;[1]更糟的是,多半解释者的结论都受他们自己的成见、所受的教导和信念的影响,却自以为那是用解经的卓越方法从经文中得来的。

 

哈罗普的“拿伯葡萄园的误读状况和着手方法”[2]这一章帮助我归纳出预言体经文四种“不适当”的解经式讲章的形式。每一种的名称和观点是我个人的见解,哈罗普教授的内容虽然给我很大的震撼和启发,但他未必同意我的看法。

 

预言体预表的宣讲

 

第一个不适当的形式,是传讲预言中的预表。在圣经中确实有合理的预表,解经者能从中追溯出旧约的某人、某事或某制度是那要来之真体的影儿。这里所说的不是这个。也许这个不好的方式更应当称作“当代—预表的宣讲”,因为现代的状况不仅控制了讲章的形式,甚至掌握了讲章的全部内容。王上21章的悲剧,说到耶洗别残忍地谋杀了拿伯,亚哈随即占有他的葡萄园。传讲预表的人几乎都立刻开始谴责今天的亚哈——那一小撮压榨雇员、延长工时、降低工资的剥削者,或借着通货膨胀相对地攫取雇员利益的老板。这些强取豪夺的亚哈们榨取世界及其上的居民(诸位拿伯),直到他们枯竭才肯罢休。亚哈们做的这些事,不过是把劫掠到的掳物,奉给今天在象牙宫中的众耶洗别罢了。[3]

 

整体来看,如果这就是上下文的主张,这样的信息当然应该被传讲,但这真是王上21章所着重的点吗?有哪一个短语、从句或句子(依上下文解释)说明它是这里的中心信息呢?此外,这段经文的先后次序又如何组织这样的信息呢?果真如此,这段经文就似乎仅仅说到我们这时代之恶人的两个明显标志,即以亚哈和耶洗别为代表。但事实上,这是一种用现今状况来反映古代事件的“反向预表”——至少是把事情颠倒了。

 

有一点可以证明它对实意的歪曲。这信息绝大部分都在描述当今社会的弊病,而神对这种情况的告示在哪里呢?这样的福音着重什么事呢?这岂不是以我们对社会经济整体的要求,取代新旧约中神救赎的历史吗?[4]我们要记得,我们呼吁人做某件事未尝不是合理和恰当的,但绝不能只把圣经中的古代名称套到现代不法的事上就算了事。

 

预言体行动的宣讲

 

传讲先知书的第二种模式,是专注于学者所谓预言的行动。这种信息传讲方法所用的经文较多,不只用一两个能表示古今文化系统或概念的名称而已;它特别注意到亚哈残忍地夺取拿伯葡萄园的行为,对这个事情的注意超过对个人的兴趣。于是它这样说:亚哈早先曾答应拿伯,要给他“更好的葡萄园”或“按着价值”的银子,但经文的主旨绝不会错,它论到现代民主制度中一个过于关注社会与福利制度的小人。[5]

 

然而,这样还是没有把经文解释出来。刚才简述的“信息”还是没有什么从神而来的话语。其中有什么可“传讲”的?有什么是带着神权柄的宣告呢?如果这篇信息是报纸的社论或新闻杂志的专文,它一定很响亮、刺激;但如果经文不是明确谈论这个原则,就不能当作神的话来传讲了。

 

事实上,这篇信息在某些方面已经贴近,甚至说中王上21章所讨论的焦点了。王上21章的会通神学,是十诫及其他产业分别为圣的教训,指明房地产和人是不可分的——尤其在以色列。祖业不能出售,它必须保留在神所赏赐的那个家族中,因为神才是地及其所属物的最高主宰(利25:23;诗24:1)。而传讲预言中的行动却改变了方向,把“亚哈”的侵占和“制度”的体系连在一起,推到关注社会、福利、新经济政策、费边主义(Fabianism)和大政府上去。以利亚所针对的是亚哈这个人,不是他所推行的哲学、系统或计划。除此以外,以利亚还要求亚哈改正和悔改;如果只是修正国家的政策,以利亚是不会满意的。

 

因此,解经者还是没有深入到经文里面。这样的讲法是把讲者自己的心灵包袱堆在经文上,强迫它来负荷。最多我们说他把王上21章当作自己信息的一个有趣的例证,但他还是没有在这个段落中掌握一处特别说到他所解释之原则的经文。这样,传讲的人如何以他传讲的内容为神的权柄呢?王上21章的行动所在的上下文,都是在说明神看事物的观点。诚然,我们在查考圣经中的叙事和预言部分,其中的原则没有必要一一清楚地写出来,因此常常要看预言中“全部”叙事部分的次序如何“安排”,材料如何“选取”,而由此追溯到原则。但行动本身还是不能脱离周围预言叙事的上下文,以及故事全部内容的选取方式。

 

预言体格言的宣讲

 

第三种传讲预言的形式,是传讲预言中的格言。哈罗普很有趣地指出,一位保守的传道人可能会抓住王上21:7(“我耶洗别必将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给你。”)[6]作为整段经文中唯一引用的经节,以它作格言,又借之为跳板,串连新旧约中成打的关于妇女解放运动的经文。唯愿亚哈能够记住创3:17的警告(“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这样一切都会改观。但事实却不然,他和我们的社会都不接受神在弗5:23所表明之事物的等次。对这位传道人而言,用王上21:7将妇女解放运动的几个领袖比作耶洗别,实在再好不过了,正中下怀。

 

但是,王上21章的作者,是否曾表明这段经文是为了评估妇女权利呢?就算我们断定王上21:7是整段经文的焦点和中心,我们还必须能说明王上21章各处与我们提出的关键陈述有何关系。

 

到这里我们还有问题,作者为什么把解释整段经文的关键陈述,放在故事中一个恶人的口里——尤其不久之后神还因此借先知以利亚说话(王上21:17-26)?我们不能不觉得这是意愿带动思想,先有了信息,然后才从圣经中找适合的经文。这称不上是合理的解经或讲经。

 

格言讲道动人的地方,在于它充满了警句或格言式的口号以及有趣的轶事,但它总不会带着能力,缺乏圣经的权柄和功能。它无法和诚实、完备地传讲神话语的讲道相比,因为那样的讲道可以由圣灵印证和肯定为圣经的正道。

 

预言体比喻的宣讲

 

传讲预言的第四种形式,是传讲预言中的比喻。这种方法不着重在一个名称、一个有趣的行动、经文中的一句话,而着重整段经文。信息的第一部分说到拿伯及其葡萄园的故事,先描述各个情节,然后及至这悲剧的最高潮——拿伯被杀,亚哈占据他的私产。

 

这信息的中间部分忽然转移到今天的光景。它还是以一个故事的形式。情节一个接一个地出现,直到下了一个凄惋、悲哀的类似结论。简单地说,这是一个“精意类比”,[7]比较古代以色列人的状况和现代的社会。注意,这是一个引申和表达上的比较,随着故事的发展,使一种状况看起来像是另一种状况。

 

哈罗普以王上21章的主题设了一个当代的比喻:[8]一个大学正在扩建,它的建筑计划终于侵犯到一个寡妇的屋子和产业,校方和狡诈的市政人员一再用计谋想驱逐这个顽固而勇敢的人。以这种方式讲道的人会问道:“难道不能施点恩惠吗?难道一定要崇尚罪恶与过错吗?”不,还可以有救。只要有一个校方的人员帮助这个寡妇,为她疾声辩护就行了。因此奥斯维辛(Auschwitz,波兰一个恶名昭彰的城市)、耶斯列和寡妇所受的压迫都不是结论,结论乃是:“我们是奉主名聚集的,信祂的小子们中,连最小之人的权利都不可剥夺。阿们。”[9]

 

这样就完了吗?我们从王上21章就得不到别的了吗?我们在这一章用这种类比,有什么支持的根据?我们得到的结论和原则,真是作者在这一章要我们得到的吗?

 

我们不觉得用这种方式解释圣经,比前面三种有什么更严谨的地方。这样做只是分割了这段故事与王上21:17-29先知所说之审判与应许的话。是的,有些鉴别学者认为,这些审判的话不属于原典,所以是不是作为这段经文解释的根据并不重要;但这种主张毕竟薄弱,又违背了一些证明它是正典的经文证据。而且,除非有确定的反证(无论是得自文体逻辑、形式鉴别,还是校勘鉴别的方法),我们不能排除一段经文的正典性。无论如何,大部分人都会同意,宁可相信现有故事具有完整性,这比努力捜求证据更有益处。因此,我们还是坚决主张:除非信息涵盖了全篇故事,连同其中所包含的审判和盼望的预言,都陈明在听众面前,否则任何讲道都不算成功。然而,令大部分牧师、教师望之却步的是,经上的话对今天的需要太陌生,太遥远了。为了帮助我们懂得怎样讲解这种经文,以下要谈到解释先知书的基本原则。

 

[1] G. Gerald Harrop, Elijah Speaks Today:The Long Road into Naboth’s Vineyard (Nashville: Abingdon, 1975) 73页。

[2] 同上,59-86页(第四章)。

[3] 同上,64-65页。

[4] 针对这类颠倒传讲与行动次序所作的精辟指正(20世纪60年代),见James Daane, Preaching with Confidence: A Theological Essay on the Poewer of Pulpit, 第二版(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0) 4-6页。

[5] Herrop, Elijah Speaks Today67-68页。

[6] 同上,71-73页。

[7] 该词取自 James A. Sanders, Torah and Canon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72)XVI页。

[8] Harrop, Elijah Speaks Today, 145-148;另见87-129页。

[9] 同上,148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