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体的运用[1]

 

若当代信徒聚集聆听神的话,所听到的内容却只是旧约或福音书中之事件的平铺直叙,那是最令人气馁、沮丧不过的了。这种讲道不过是叙述一个“公元前的老故事”或“1世纪的说教”而已。它只是把章节或事件串在一起,并没有尝试表达历史书作者所要教导的真理,因此它只是对解经式宣讲作一番可怜的敷衍罢了。

 

讲解叙事体部分所需要的方法,是要能指出其中不变的含义,并指出能不断应用于各时代所有信徒的意义。我们已经把这种方法称作“句法—神学解经法”,它使用的是特殊原则化的技巧。凯尔在1788年首创的“文法—历史解经法”在解经上一直是很重要的技巧,但我们觉得,这方法的成果应当可以再加强,因而还需要以下两点:1陈明所查之各单元之间的“句法”关系;2追溯前述神学。这两点做到了之后,接着最重要的就是把历史和叙事的经文加以原则化了。

 

我们在第七章曾经谈过,经文原则化就是从故事的取材、布局方式上找出作者所要表达的不变真理或原则,包括伦理的、属灵的、教义的和道德的等方面。归纳工作是尝试在经文所记叙的“从前”和我们“现在”的需要之间搭桥;但这并不是想要在我们和圣经作者观点不同的地方(无论谁好谁坏),求得既廉价又快速的解决方案。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Footnotes

  1. ^ 改写自“The Use of Biblical Narrative in Expository Preaching” Asbury Seminarian 34 (1979): 14-26。原为Ryan Lectures的一部分,为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在1978年9月发行,本文经允准后选用。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