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体的误用

 

混淆、主观的解经事例太多了。以王下4:1-7来说,这是谈到一个已故的先知门徒的寡妇,她发现自己无法应付诸多的债务——可能还欠了学费!你记得,先知以利沙首先吩咐她尽量向邻居借容器,收集起来,然后她要关上房门,将她仅有的一瓶油拿来,倒满它们。圣经上记着,油倒不完,直到最后一个器皿装满后才止住。我曾经听过讲论这一段的一篇信息,说到我们倒空自己到什么程度,圣灵才能充满我们到什么程度;此外,既然油“总是”〔!〕圣灵的标记,我们就要注意,在最后一个器皿没有充满以前,圣灵的涌流是不会停止的。

 

聚会结束以后,我无意中听到几个可能被看成“市井匪类”(参徒17:5)的人抱怨说:“哼!讲员还没有把经文讲完呢,因为第7节说到女人出去,把圣灵卖了还债。”虽然这些发牢骚的人的态度有待商榷,但他们的论点却是好的。事实上,作者有权利在我们把自己的意义加在他的经文上之前,先告诉我们他所要说的话。像这样主观地应用故事,势必落入灵意化的范畴,称不上是解经。

 

旧约叙事体材料应用不当的另一个例子,是奥利金对出1:22-2:10的解释。他大胆地宣称埃及王法老预表那恶者,希伯来男女婴孩则分别预表人类的理性和兽欲。法老想杀尽男婴,也就是除掉理性和灵性方面的种子,使灵魂无法倾向并寻求属天的事物;他又想存留女婴的性命,也就是留下人的兽性倾向,使人变为残暴而纵欲。于是,一个人的生活若是奢华宴乐、追求享受、好色淫荡,我们就能确定埃及王已经杀了他所有的男婴,而留下所有女婴活命。

 

这类的无知还有更甚者,就是用法老的女儿预表从外邦中招聚出来的教会。虽然她有个不虔不义的父亲,但诗篇的作者却这样论到她:“女子啊,你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不要记念你的民和你的父家,王就羡慕你的美貌。”(诗45:10-11)她到河边洗澡相当于来到浸礼池,好洗去她在父家中染上的罪恶。这样的说法太离谱了,如果摩西知道他所记载的这件事以后有这样的演变,他岂不为之战栗吗?

 

很多人会辩称:“可是这种讲法给我们带来那么真实的祝福!难道从经文中读出东西来不重要吗?此外,教会和我们的灵命难道不应该成为传讲和教导的中心吗?

 

我当然同意,不过我们信息的观点必须直接得自所查的经文。然而,为什么奥利金这类寓意性的信息还使许多人蒙福呢?这是因为他们仍然领受了神的真理,只不过这真理记载在圣经的别处,是他们看错了经文。因此,我必须对这种情形下这样的评论:所蒙的祝福很好,但所引的经文很差。

 

于是,在枯干、零散、乏味的典故中产生了极端,使最微不足道的地方引起最大的混乱。我想起这类学者一条有趣的例子,就是“Altschriften für Allgemeinschaftliche Bibelforschungen”一书中对“杰克与吉尔(Jack and Jill)寓言的解释:

 

第一节:“杰克与吉尔爬上山丘,汲取一桶水。”

 

马虎的读者不会注意到“与”这个词所带来的困难。大多数学者心里都相当怀疑,如果这句话是记载一个历史事件,那么吉尔是否真的陪伴着杰克?

 

出去这一趟明显有一个特别的目的,至少心里有一个目标才会做这件事,杰克会有这个举动应该是因为需要水。由于做饭、洗衣、拖地等大部分需要用水的家务事通常是由妇女担任,很多人认为这一段话中的“与”这个词可能意味着杰克出去时对吉尔念念不忘,有些存在主义学者还坚称,吉尔的离别细语无疑会在他的耳中萦绕。

 

格罗斯科普夫(Grosskopf)在他硏究这个专题的论文(Jackmitjilldamrotarung)中持相反的意见。他主张,这个段落的写作年代比一般所认为的要早(大约在公元前404年左右),这个时期砍柴挑水的事情主要由妇女做,因此“杰克与”是后来抄写的人加上去的,并没有出现在原稿中。

 

“爬上山丘”明显是寓意性的。古人或许会忽略奥的斯(Otis)的升高第一定律(上升之物必下降),但他们总晓得,以人力提水通常是从低处运往高处(参考《旧橡木桶》、《顺着老磨坊溪流而下》等)。著名的水道测量家和神秘主义者加尔(Gard de I’Eau)教授认为,升高象征着人力争上游,以图接近他与宇宙最终的联合。他又以“水”为穿过红海和约但河的实际象征;也象征林白横越大西洋;象征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登陆奥马哈海滩,因为这些情况都类似。[1]

 

我们说得够多了。如果不是那么可悲,我们尽可以一笑置之,顶多为一些以这种方法解经的学者伤恸,可是它太普遍了,甚至在福音派的圈子中比比皆是。

 

寓意灵意解经法和所谓经院式的、枯干的历史—文法解经法,二者必须抉择其一。当代的讲道和教导最容易误用方法之处,莫过于旧约部分,其中至少包含神全部启示的77%[2]但大家对旧约还是极少注意,了解之处少得可怜,甚至连那些据理驳斥诬蔑旧约者的卫道之士都认识不深。为什么许多牧师在传讲旧约时,还容让自己心里有障碍,有无能和内疚之感呢?

 

只想找理由推托罪咎是毫无益处的。我们都有许多理由:或者没有时间预备;或者认为专题式、神学式、甚至所谓解经式讲道,只是为同样主题的经文加一件外衣,其实没有掌握什么;或者过分强调两约之间不连续之处;或者单纯是因循怠惰。结果,由于我们下一代的解释者会按照我们解经的结论来整理圣经的教义,也因为大部分福音派的教会缺乏神话语的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因此危机必日益严重。我们既然讲解神的话,就不应该把话漏掉,好让神的能力向众人显明出来。

 

各种“捷径”或“创新的意见”都可能代替传讲神的话。这些代替品包括相关的神学、互动治疗、团契小组、脑力激荡、圣经研究班、专题座谈,以及音乐、摄影等基督徒通常各样的游艺活动。这些活动中有的(在其最有益的形式上)也能对基督的身心有帮助,但绝不能代替传讲神的话!最能形容宗教改革过程的帖前1:5现在仍然适用:神的话加上圣灵使人知罪的功用,等于福音的爆炸、神的能力和人的归信。

 

[1] 几年前,一位学生曾和我分享这个文学方面的骗局理论,但他忘了注意该理论的来源,我也尚未得到有关的资料。

[2] 该数据得自Carl Graesser, Jr., “Preaching from the Old Testament,” 525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