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与“现在”的问题

 

现代的神学训练机构以及讲道方面的实践太少注意将经文的“过去”推进到听众所处的“现在”,以致我们努力的成果大打折扣。甚至我们在讲道上本来就少用旧约的故事,所用的也未必是从神而来的话语,因此不具备应有的功效和权柄。这全是由于我们不能(或没有)为听讲的“祭司信徒”们花足够的时间,以断定所引圣经的讲题,是否是作者在该段圣经所要表达的。

 

我们这一代有一个任务,就是要验证宗教改革者“唯独圣经”的原则能否帮助我们与神有新鲜活泼的交通。论到福音的正确性和权柄、神劝诚的完全、教会讲台之能否切合人们需要等事,全本圣经是否为这一切事的“唯一”见证呢?或者是像从前的教会,有一些共守的“传统”和圣经分庭抗礼?这些新传统会不会像特里姆的文章所说,成为基督教世界两个非福音派分支的看法逐渐相合的基础呢?[1]这相合的看法,主张讲道就是“重现”(所传之话)的过程,真理从中再度被实化,却不同于经文“过去”的含义。如果这成了事实,岂不就如天主教所宣称的,基督在每个主日守主餐时,都再次实在地献上为祭吗?

 

他们很看重以“现在”的“圣礼”观点来看旧约经文中的“过去”。当然,这种现代自由派和新正统派的方法,很能避免将事实说得枯干、老套、单调而使人厌烦,但这种方法也因此丧失了权利,无法宣称他们的信息拥有神的权柄,因为他们所传、所依循的是人的思想,不是圣经的启示。如果是“人”使他的信息与神的意思不切合,那么“人”也必须担保他的信息与神的看法同样可靠——除非传信息者是神所预备,站在永恒的会中接受神印证的人。

 

枯燥、不切实际的所谓经院式方法只讲究信息的历史及现世外观,我们就因此称它为伊便尼派;同样的,我们也可以称“重现”或圣礼的观点叫作“幻影说”(Docetism),因为它不考虑经文与历史的关联性,又把道理和上下文隔开,变成一种新的“道理活现”。[2]在这种情况下,每个讲员在主日都能有三十分钟的时间接受默示。

 

但我们还是要问:最初领受话语的听众和后来的人之间,如何“能”协调彼此的历史差距呢?如何“能”在讲台上不致作肤浅的分析,加进我们所以为的“世人的状况”或“最佳的想法”呢?“以经解经”会不会产生“了无生气的抽象”事物呢?是否有“整套的准则”,能在永恒之理性、道德和神学方面的真理与其他经文之间有所区分呢?

 

在这一点上,福音派人士倾向于“双重作者论”(double author theory)的异端,以此推定经文有双重、甚至多重的含义。他们又用所谓预言的双重含义和“双重逻辑理论”作佐证,也就是说,旧约人物(先知和不信先知的人)所领会的信息,和神要告诉教会的信息截然不同。

 

2-4世纪,埃及的亚历山大城已经有人作同样的区分,一如现在新正统派所为,把经文的“原意”和对我的“意义”分开。[3]结果却带来不幸,不但没有如所想象的那样能荣耀神,并坚定“唯独圣经”的原则,反而排拒了圣灵原初的工作,在从前触怒希腊人的同一个点上跌倒。这样做是诋毁圣经的历史记录,并诋毁它能在特定时间状况中对特定之人说话的独特性。

 

那么,门路在哪里呢?既然圣经学院所用的老式历史—文法解经法不够用来预备讲道(尤其是旧约及一世纪的叙事体),时下许多“堵破口的人”又落入伊便尼派、幻影说或区分意义的错误中,我们有什么可行的路吗?

 

好的讲道有两个条件:它必须讲出每一段圣经真理的“内容”,并且也要提出一个可以“举一反三”的圣经硏究方法。这就是为什么原则化与寓意化或灵意化不同,它需要仔细地了解经文,从其中得出教训。我们不能把外面的意思读进圣经里去(包括草率地将经文类比于晚期作品的教义,将这些新的意思加入早期故事中,其实这意思在作者心目中并不存在),我们只能接受作者本人所说的权柄性含义。[4]

 


[1] C. Trimp, “The Relevance of Preaching (in the Light of the Reformation’s ‘Sola Scriptura’ Principle),” 尤其是6-9页。

[2] 伊便尼派异端接受耶稣人性的表现,但拒绝一切超自然的记载。丹尼尔·利斯(Daniel Lys)将“伊便尼派”一词用以表示“懒惰的解经”,因为它仅止于解释经文的背景、理论基础和目的。The Meaning of the old Testament:An Essay on Hermeneutics38, 150页。“幻影说”承认基督的神性,却谬称耶稣没有成为肉身,祂只“显出”是一个人而已。见同书,42151页。

[3] 区分经文的原意与对我的意义,最著名的讲论见Krister Stendahl, “Biblical Theology, Contemporary,” 收录于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An Illustrated Encyclopedia,编者George Arthur ButtrickKeith Crim,共5册(Nashville :Abingdon1962-1976)1:418-432.

[4] 信仰类比和前述经卷类比的区别,见Walter C. Kaiser, Jr.Toward an Old Testament Theolog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78)18-19;同作者 “The Present State of Old Testament Studies,” Journal of the K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18 (1975): 73-74及注 1112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