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诗歌的特色

 

尽管希腊文和拉丁文的古典诗歌资源丰富,大部分翻译或解释希伯来文圣经的人还是不够重视旧约的诗歌体裁。中古时期少数注释家亚伯拉罕·伊本·埃兹拉(Abraham Ibn Ezra)和大卫·金希(David Kimchi)等也曾发现少数经文具有对偶形式,却没有广泛地加以应用。因为这个缘故,直到1753年洛思才指出,平行体是圣经希伯来诗歌体的主要特征。

 

洛思所下的定义再好不过了:“一节与另一节或一行与另一行彼此相称的情形,我叫它句子与句子平行;当提出一个议题,第二个议题从属于它,或从它导出,或在意义上与它相当或相依,或在文法结构上与它相似,我把这些叫作行与行平行;在对称的一行中,彼此对应的单词或短语叫作词与词平行。”[1]从洛思的时代到今天,他所定义的平行体,原则上已经成为旧约诗歌体的首要特色。[2]

 

20世纪30年代以来,这个领域中唯一主要的发展,就是近代解译乌加里特(Ugarit)文字的工作。这些公元前1314世纪诗歌的用语和文体很像圣经希伯来文诗歌,其中的平行体形式与旧约诗歌的外观相契合。

 

乌加里特文字的硏究成果,也让我们看出希伯来诗歌的另一项特点。我们发现,这两种文献中有好几百“对”单词,它们彼此有相当贴切的对应关系,这些彼此关联的成对单词,其对应的关系是A单词出现在A行,对应的B单词出现在B行。自从能辨认出“平行对”(parallel pair)之后,我们解释希伯来诗歌的能力就一日千里了。[3]晚近分析乌加里特和希伯来经文的结果指出,这种成对的词约有七百对之多,这些词的法则不都是一成不变的,但至少在目前能肯定有几百个词确实是成对的。[4]

 

除了句子与句子平行以及成对的词平行,希伯来诗歌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一些很少或未曾出现的文法结构。一般说来,希伯来诗歌尽量不用以下几种:(1)定冠词;(2)直接受格记号(אֶתאֶת־);(3)连接词וְ(英文通常译为“and”);(4)所谓的关系代名词(希伯来文的אֲשֶׁר,英文通常译为“which,who,  that”);(5)动词的连续或反转结构(就如未完成时态的反转waw,却在叙事上表示过去的时态;例如希伯来文的ניּאמֶר是“然后他说”的意思)。这不是说这些形式未曾在诗歌中出现,而是很少出现,但它们在希伯来散文体中却比比皆是。由此可见,希伯来诗歌确实有其独特的标记,解经者不能仅仅为了方便、优美或卫道,就断定一段经文是诗歌体裁。

 

当解经者猜测一段经文可能是诗歌体时,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断定它是否真是诗歌。1952年出版的标准修订本圣经(Revised Standard Version),是第一本将旧约诗歌部分完全以逐句分行的形式排版的英译本圣经(译者注:中译本中的吕振中译本,以及现代中文译本中的一部分,也是如此)。在此之前,只有旧约诗歌书才用这种形式,现在几乎所有希伯来文圣经的版本及译本都已经设法将诗歌形式表达出来。这并不意味着解经者要将此当作最终的决定和符合正典的,我们还是需要用前面所提的方法加以试验。

 


[1] Robert Lowth, Isaiah:A New Translation, with a Preliminary Dissertation and Notes, Critical, Philologicaland Explanatory,第 10(Boston: Peirce, 1834)ix页。

[2] 自洛思以来硏究希伯来诗歌的一些重要论述,列在T. H. Robinson, “Hebrew Poetic Form: The English Tradition,”的研究报告中。

[3] “平行对”更深入的讨论,见H. L. Ginsburg, “The Rebellion and Death of Ba’lu,”Orientalia 5(1936):171-172;以及Mitchell Dahood的权威文章 “Ugaritic-Hebrew Parallel Pairs,” 收录于Ras Shamra Parallels: The Texts from Ugarit and the Hebrew Bible, 目前有二册,Loren R. Fisher所编,Analecta Orientalia:Commentationes Scientificae Derebus Orientis anti- qui, 49 (Rome: Pontifical Biblical Institute, 1972-),1:73-382。

[4] 除了Mitchell Dahood“Ugaritic-Hebrew Parallel Pairs,” 所列的624对平行对以外,他又列了66对在Ras Shamra ParallelsFisher编,2:3-39;及同作者之Paslms,.3册,The Anchor Bible, William Foxwell AlbrightDavid Noel Freedman编(Garden City, N.Y.: Doubleday1966-1970)3:445-456。乌加里特文和希伯来文共计有690对平行对。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