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心,父母情》06 错误的教养方法
首页

《子女心,父母情》06 错误的教养方法

7479人浏览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第6课 错误的教养方法

#6(视频字幕略作修改)

现在我想带大家思考另一个主题,教养孩童的方法。我们如何才能更好地教养孩童?我们又会在训练孩童的过程中使用哪些方法呢?我想花点时间跟你们一起思考这个议题。

有次我在机场遇见一位年轻妈妈跟她的女儿。小女孩大概4岁左右大。从这对母女完美的着装,看得出他们来自富裕的家庭。小女孩自然也是装扮得体。不过,她一直在发脾气、抱怨、耍小性子、要求妈妈做这做那。我一边看着报纸,一边瞅着他们,心里想着,小女孩的妈妈应该马上就会爆发。果不其然,正当孩子再次提出要求时,这位妈妈忽然开始反击!她对孩子说,我受够你了!你真让我恶心!我再也不想当你妈妈了,让别人做你妈吧!我跟你没关系!别缠着我,我不认识你!然后这位妈妈就起身,拉着所有行李,走到离登机口远些的地方坐下。这一幕太有冲击性了。果然,这个小女孩——如果在家里可能她还能忍住,但置身于陌生的机场,身边又都是不认识的人,作为仅有34岁大的孩子而言——她只能跑向妈妈,开始求饶。

妈妈,我错了!妈妈,原谅我,我错了!

我不认识你,走开!我不认识你,你是谁家的小孩?

妈妈,求求你,我错了!

这时,我乘坐的航班要登机了。虽然没看到故事结局如何,不过我最后看见他们的时候,孩子依然在求饶,妈妈依然在训斥和责骂。从某些角度看,我们可以说,看看,这样的教育蛮有效的。这位妈妈能在几秒内,把一个趾高气昂的孩子变成一个顺从的哀求者。挺有效的,不是吗?不过,我想说的是,有些情况下,解决问题的办法反而带来比问题本身更大的问题。很不幸,这个例子便是其中之一。

我的观点很简单,那就是,我们不能不看方法论。从圣经的角度说,方法跟目标一样重要。神既说到目标,也说到方法。神不仅关心我们所做的事情,他也关心我们用什么方法来做。并且,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和文化中寻找方法,我们会把自己暴露在各种各样属世的方法中——它们争先恐后地要进入我们的视线、赢得我们的关注。因为,只有属神的方法才可以给神带来荣耀,也只有属神的方法可以实现我们希望将神的真理带给孩子的目标。同时,很多属世的方法会进入我们的视野、招徕我们以不合神心意的方法教养孩童。

这些属世的方法会以各种方式进入我们的视野。可能是早间播报里的一个新节目,给了我们几个儿童教养的建议。我是说,每隔几周,早新闻里就会有儿童教养的节目冒出来。或者是我们在医生办公室随手阅读《教养》杂志而得的收获。又或者是我们在学校育婴室里、在街头巷尾与其他妈妈交谈而得的育儿见解。无论如何,我们实在容易听到一些观点就随手拿来用在孩童教养中。

那么,让我们检视一些时兴的育儿方法吧。有些父母完全不会在教养上思考太多,更别提方法了。所以,当他们不得不开始教养孩童时,他们就会学着自己父母的教养方式依葫芦画瓢。比如说,父母烦躁的时候就会威胁孩子。这可能是以符合圣经的管教名义所做的,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无所作为而不管教孩子。所以,每当他们感到孩子挑战了父母的权威,他们就会威胁、警告孩子,甚至会朝孩子大吼大叫。这些父母可能也会体罚孩子。一旦遭到其他人的质疑,他们会说,嗯,我爸以前有时也会追着我打,有时也会打伤我。最后我还是好好的呀。

我们看看,这些爸妈做了什么?他们全盘接受了自己父母的做法,未曾评估其是否符合圣经。他们未曾思考,这样的教养方式对我是否产生了好的影响?却只是简单从自己活得好好的,得出结论说这样的做法还不赖。

我刚举的例子里,这位家长专横、强硬、甚至会苦待孩子。但也有些家长恰恰相反,对孩子非常溺爱、或自己的性格十分被动。他们也有可能屈服在孩子之下、愿意受孩子的操控。但我想说的是,一旦父母毫不犹豫地接受自己的父辈所使用的教养方法,他们最终真的只会在教养自己儿女的这件事上重蹈覆辙。而且,他们也不会反思自己使用的方法到底是好是坏。

属世方法的另一个常见来源是世俗心理学。最近,我听到一个育儿专家在广播里谈到怎么管孩子;他的方式是贿赂孩子。事实上,他也的确用到了贿赂这个词。他说,你要给孩子一点好处。先要找到你想要的目标是什么。然后,作为拥有权力并可以赐予孩子礼物的人,好好使用你的权力来贿赂孩子,让他们去做你想要他们去做的事情。所以,当儿子不想打扫房间时,你得贿赂贿赂他。向儿子承诺,如果这周他每天都自己打扫房间,他就能拿到10块钱、最新的游戏、或者其他一些他想要的东西。这位专家鼓励父母们发挥创造力多试试,就能发现什么样的贿赂对孩子来说最有效。

贿赂法的另一个变体是与孩子订立契约。和你的女儿订立契约。拟一个口头协议,彼此约定,孩子要立志在什么情况下做哪些事情,然后同样,你也会立志做一些事情。跟孩子订立契约,确保孩子做你想要他们做的事情。好吧,有时我们会忘记孩子们其实很懂得投机取巧地规避所约定的责任,不过这个方法确实是世俗心理学喜爱给出的建议。

总的来说,这些方法的问题在于它们都流于表面。如果你仔细想想,贿赂与立约的方法之所以有效,主要还是利用了那一点愚蠢的自我利益。因为贿赂能把孩子心里的贪婪勾起来,并利用这种贪婪,作为孩子行为的动机。这样我们就养肥了孩子心里的贪婪,并用这种贪婪、激励孩子去完成那些外表看起来符合我们目标的行为。

这样,孩子便无法学会凭着在神面前的良心来回应父母。孩子依然无法明白为人正直、负责、保持房间整洁等等这些标准背后的属灵原因。他仅仅是对自己所受的贿赂作出回应。所以,一旦父母明白行为是由心发出的,这些方法自然无法令他们满意——因为,这些方法都没有按着圣经的教导来处理心的议题。相反,它们都只关注行为。更糟的是,这些方法最终也扭曲了孩子的心灵——能束缚行为的东西也会训导心灵的走向。

在此,我们需要提到行为修正法。这是我们的文化中最受欢迎的儿童教养法。行为修正法的理念不难理解:奖励好行为;忽视或惩罚坏行为。所以,家里的小少年最近家务做得不错,父母就会邀请他去店里吃冰淇淋。如果他不愿意做家务,就会相应地吃点苦头。父母相信孩子在这个过程中,会弄明白什么会给自己带来奖赏、并学会规避那些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事情。不过,既然心与行为密不可分——心里充满的,口里就发出来,心是行为的源头——既然这心与行为如此密不可分,能够纠正行为的东西,不可避免的也会雕塑心灵。这样,我们就操练孩子的心,并使之渴望越来越多的自我利益、渴望得到奖赏。这个方法之所以奏效是因为它利用了孩子的贪婪之罪——因为它使欲望和私欲成为孩子生命的驱动力,孩子会为了得到冰淇淋和糖果而好好表现,短时间内看起来似乎非常有用。但是,这些方法不可避免地会雕塑孩子的心,使其愈发偏离爱神和荣耀神的道路。

我认识一个家庭,他们建立了一套非常聪明的行为训练法。每当孩子中出现自发的彼此恩慈相待、或彼此礼让时,妈妈就会在纸上记下这个孩子的名字,并把纸条扔进罐子里。一周结束之际,家人会摇一摇罐子,从中抽出一个孩子的名字。被抽中的孩子会得到一个奖品。所以,每次孩子们自己刷牙、帮忙洗完、整理房间、摆设餐具——不管他们做什么值得表扬的事情,他们的名字都会被记下来丢进罐子里。同样,如果孩子做错了事情,家人也会把他们的名字从罐子里拿出来。这套体系很完善,也很聪明,不是吗?

如果你要问,效果如何?我不得不说,棒极了!这是个非常有效的孩童教养工具——教他们成为自私的人,教孩子以错误的动机来做正确的事情。这个方法教孩子学会如何赢得父母的嘉奖、如何成功把自己的名字放进罐子里。他们很快学会如何用尽可能少量的分享,来获取尽可能多的机会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罐子里。他们也明白只要妈妈不在房间里、不在大家身边,就完全没有与人分享的必要——何必白白浪费机会呢?很明显,这不是忠心分享的管家精神。为什呢?虽然这种方法教会了孩子一些好行为,使他们学会怎么像跳格子一样掌握游戏规则,但却无法教给孩子如何爱神爱人的属灵异象。

有时父母也会对孩子施以情感攻击。这章开头的例子中——机场遇到的那个妈妈就运用了情感策略。她利用了孩子心中不敢独自待在机场的恐惧。她也知道,年幼的女儿根本无法处理这样的情感恐惧,这样的恐惧也能成功让女儿听话。另外一些人则以更温和的方式运用情感策略。我听过一些父母说,宝贝,你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心里真的好难过。每次听到你这样说,妈妈心里都快难过死了。事实上,这样的情感策略旨在拨动孩子的心弦。

情感策略的另一个变种便是羞辱孩子。我认识一位牧师的女儿,她习惯性地因为自己的行为会拆毁父亲的事工而感到羞愧。这种羞耻感成为她极大的情感负担,因为她的所作所为会使父亲蒙羞、会降低人们对她父亲——这位福音使者的信任。有些父母甚至会假借神的名义来运用情感策略。你看,你所做的事情使神忧伤。每当你这样做的时候,神都在哭泣。耶稣都为你难过!我想,神现在就对你感到很不满意。

有次我辅导一位女士,她的父母因为觉得体罚是对孩子残忍的虐待,而拒绝在肉身上管教孩子。所以,取而代之,他们使用了一种自称坐椅管教的方法。他们在客厅中央放置了一把椅子。每当有孩子犯错,就会被带到椅子上静坐20分钟、半小时、或是一小时——时间多长取决于孩子犯错的严重程度。同时,当孩子坐在这把椅子上时,所有家庭活动都照常进行,并且家人会自动忽略这个孩子。如果正好遇上午饭时间,而孩子正好坐在椅子上受罚,那么孩子就不能跟家人一起围坐在餐桌前吃饭。如果正好遇上家人在一起娱乐,坐在这把椅子上的孩子同样也不能参与。事实上,一旦孩子坐上这把椅子,其他所有家人都不能跟她交流、甚至连连跟她说话都不行。整个家庭会像这个孩子不存在一样照常运转。她被迫要坐在椅子上,不到时间就不能起来;同时,她也不能跟其他家庭成员有任何形式的互动或交流。

显然,这种方式不仅比肉身的管教更残忍,同时也无法帮助父母按着圣经来处理孩子心里的问题。因为孩子无法从中明白,如何以属神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行为。她无法单靠静坐反省,就学会分辨是哪些心灵动机在推动或阻碍着自己的行为。她只能学会如何尽力避免这个惩罚所带来的隔离感。这样,她的心便受到训导,然而并不是向着认识神、爱神的方向。她心所受的训导,是向着如何避免独坐空椅所带来的情感隔离。并且时间一长,她便开始对这样的惩罚感到麻木。可以预见,这种教养方式会对孩子产生长远的影响。她可能一生都会活在想要取悦父母的渴望中,即使长大成人以后,她也会被取悦父母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又或者,她干脆自暴自弃,算了吧,不管我做什么,他们都不会满意的。我才不管他们怎么想呢!这样,她可能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开始过叛逆的生活。但是,不论她是对父母俯首帖耳还是大逆不道,她都无法学会按着爱神、服侍和认识神的渴望而活。

世俗心理学在教养孩童上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惩罚式管教。有些父母用惩罚来掌控自己的孩子。惩罚可能表现为打孩子、吼孩子、或者不让孩子看电视或打游戏。不管哪种,父母都试图通过惩罚来控制孩子——让孩子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事实上,这些父母也不介意直接表明自己的控制欲。我辅导过的一位男士,他的父亲会解开自己的皮带,说,你开心够了,没问题,现在轮到我开心开心了!这是一种非常丑恶的惩罚式管教。

关禁闭,恐怕是我们文化中最盛行的一种剥夺方式。父母勒令孩子们停止使用手机、一段时间内不能玩自行车或玩游戏、看电视、或者不得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玩耍、甚至禁止他们跟家人有交流。有次我参与辅导了一个家庭家庭,我跟他们家一个10岁的男孩聊天。他被禁足了好几星期,只能呆在自己房间里。除了出去上厕所、上学、吃饭以外,父母要求他不能随意进出,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呆着。

那么,关禁闭有什么问题吗?问题之一便是,引发不良行为的性格问题也好,心灵问题也好,这些没有一样能靠着禁闭就得到处理。我问过使用这个方法的父母们,能不能告诉我,关禁闭在哪些方面对你的孩子产生了帮助?结果,他们都一脸茫然。因为,如你所见,禁闭并不是用来发展孩子的。相反,关禁闭是用来打击孩子的。禁闭无法纠正问题,却只不过是在惩罚孩子。这种方法不会处理不良行为背后的心灵问题。我听到这些父母说,这孩子做事太出格了!他被我关了整整一个月,刚放出来的那天,他就又把当初那件事又做了一遍,完全忘记了一个月前他就是因为这件事被关禁闭的!于是,我对这些父母说,我一点儿也不惊讶,他当然会这么做。你看,禁闭并不能处理他心灵的问题,一旦你把他放出来——就像,你用过压力球吗?你把压力球拿在手中,狠狠捏下去,但下一秒,等你松开手,压力球马上又会恢复原状,对吗?你能关他一个月,但是当这个月结束,你把他放出来的那天,他的行为依然会按着自己强大的心灵最原始的表达方式,恢复到本来的样子。

我也问过这位10岁的男孩——他已经学会怎么打发幽禁在家的时间。他说,也不是那么糟糕啦!我可以在房间里看电视,也可以打游戏、做点事情。我可不想一直为这个事情烦心,没那么糟糕的。这个孩子已经学会如何过禁闭的生活。我常常想,怎么会有这么多父母推崇关孩子禁闭?我认为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这个方法非常盛行,因为它又快又立竿见影;关孩子禁闭很容易让父母觉得有成就感;不需要反反复复地和孩子讨论、不需要查看孩子心里面所发生的事情、不需要耐心地恳求孩子离弃罪和偶像;简单又方便。这个月都不要出去了!去你房间呆着吧,我不想再听你说了。有时父母甚至不知道,除了把孩子关起来,自己还能以哪些更造就孩子的方式来管教他们。看到孩子悖逆,他们感到十分沮丧。他们虽然意识到有些东西不对劲,但是却不知道到底哪些地方有问题——于是,他们感觉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所以,孩子就遭受了这样的惩罚。

还有些父母使用一种我称之为没有定见的折衷主义。这种教养方式在各种方法中左右骑墙,没有定见,缺乏连贯性。同时它又借鉴糅合了多种不同的方法论来源,所以也是折衷的。采取这种教养方法的父母们,从各种不同的方法中截取整合出了自己的方法。他们东拼西凑出一些教养观念,并且在不断实践中,这套方法会像从山顶滚下来的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所以,这几个月,爸爸妈妈会先试试跟孩子订立契约。好吧,后来效果不太好、或者他们有点厌倦了、或者对别人明明是有效的为啥在我家就没啥用呢?于是他们就放弃了这个方法。又或者,他们听了一篇讲道,是关于管教孩子肉身的重要性,于是就决定试一试。但我们会不会等得有点太久啦?都怪我们没早点开始用这个方法,错过了最佳时期,所以现在好像一点效果都没有。所以他们也就弃用了这个方法。后来他们又试着关孩子禁闭,还试着掌控孩子的情感。也许他们还试了几天看怎么贿赂孩子。大多数情况下,孩子的问题让这些父母焦头烂额又忧心忡忡,他们忍不住朝孩子大吼大叫。可以想象,这些父母所培养出的孩子,从来不知道爸妈现在到底是在尝试哪种教育方法,也无法确定自己该如何回应。这些父母既没有想通为什么要使用这些方法、以及这些方法将如何达成什么样的目标,同时,他们也没有耐心坚持任何一个教养计划,所以他们对儿女的教育毫无章法系统可言。他们只是不断地东拼西凑,各种方法的阵营里可能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这也算是属世教养方法中的一种吧。

现在,让我们简单评价一下这些属世的教养方法。它们会把我们引向何处呢?这些方法又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子呢?我们刚才讨论了几个各不相同的方法,但它们所导致的问题却是同一个——它们都导致父母对儿女的教养流于表面,却无法牧养他们的心灵。因为,这些方法基本都是在处理行为本身,便错失了合神心意的管教应有的重点。这是因为,合神心意的管教主要是通过牧养孩子的心灵,来处理行为问题。还记得之前讲的吗?孩子的心灵才是其行为的根源。所以,只有心灵的改变,才能带来行为的改变。那么,如果我们使用各样属世的方法,我们最终只会在教养儿女上流于表面,因为我们根本就关注错了重点。一旦我们只处理行为、不处理内心的问题时,我们便忽视了孩子内心深层次的需要。

看到苏茜朝着吉米大吼大叫时,我们下意识的回应方式是警告苏茜,让她别再吼叫了。但是,苏茜的问题不仅仅是对弟弟的态度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孩子内心的愤怒、苦毒、自义,以及隐藏在愤怒之下的骄傲。那么,如果我们只是试着改变行为本身,便错失了真正的问题所在。因为真正的问题是心灵的问题;而流于表面的教养方式却无法按照圣经的教导来正确处理心灵的问题。相反,如果我们开始处理心灵的问题,我们就能开始处理真正的问题——在行为背后、驱动着行为的本质问题。因为你我的孩子作为受造物,都在神的圣约里,他们需要对神负责、回应神。孩子一生的果效都是由心发出的。同时,孩子身为堕落群体中的一员,本来就乐意侍奉偶像;如果父母又按照属世的方式处理孩子心灵的问题,岂不更加助长孩子心灵天然的腐化倾向吗?这种教养方式就像温床一样,在孩子心中滋生出各样能帮孩子更好地生活的偶像,这些偶像也控制着孩子的生命。这样看来,当我们使用这些属世的方法时,我们便没有按着圣经来处理孩子心灵的问题了。

所以,如果只是处理行为的问题,我们就会一直兜圈子、无法处理真正的问题。我们也无法回到十字架面前,因为我们不可能一边醉心于数算行为的对错和消长,一边又因为十字架的救恩远超过我们的行为而心怀感恩。所以,如果我们关注行为,我们就会进一步关心行为将如何改变、有哪些因素可以使之改变。如果我们关注心灵,我们就会查验罪行背后隐藏着的罪心——除了企盼十字架、企盼神以恩典的大能运行在孩子的心中改变他们,我们和孩子还能指望什么呢?因为,你我都知道,十字架所召的,是那些心灵破碎堕落的罪人、是那些需要一颗新心、需要生命被彻底翻转的人。神差他的爱子降生,不是要对我们的生命修修补补,而是要从里到外翻转我们的生命——而这也是我们对子女的生命应有的目标。我们盼望见到,对孩子持续的牧养,有一天能引他们到神的面前。我们盼望见到,有一天孩子们能开始认识神、能开始明白如何按着神所呼召的方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

现在我们来看一个实际的例子。想象一下,你的孩子不愿意做功课,你正试着处理他的这个问题。你有几个常见的属世方法可供选择,这些方法都号称可以改变孩子的行为。试试贿赂孩子的策略。如果你把所有的功课都完成了,我就带你去看场球赛。也可以用情感策略。求求你把功课做了吧!每次你不做功课我都难过得要死。我太伤心了,再说下去我要哭了。看着你这样,我总是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为了供你上学,我花了这么多钱,这些钱简直都是白花了!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或者,你想试试行为修正法。你每天做好功课,我就把你的名卡放进罐子里。周末我们摇奖看看你能不能得个大奖!又或者,我们也会用我也还活得好好的策略来自我安慰。我小时候也不喜欢做功课,你爷爷那时候打的我满地找牙。也没怎么受伤啊,不过我就学乖了开始做功课了。啪!看你做不做功课!

但是,这些方法又带来了什么呢?父母本来是希望通过这些方法使孩子开始做功课。但问题是:这些方法中,哪个能带你和孩子进入我们看为宝贵的真理呢?哪个能使孩子认识到神差他的爱子降世、为要把世人从罪恶中解救出来、为要释放我们、使我们成为真正爱神爱人的新人呢?所以,虽然这些方法都能训导孩子的心灵,但却是朝着离十字架越来越遥远的方向一路狂奔。

这些属世方法所带来的另一个致命后果是,它们造成了父母和孩子之间的隔阂。因为孩子早晚会看穿父母对他们有意无意的掌控。并且,父母为了掌控孩子的行为而做出的这些愚蠢的尝试,迟早会让孩子心生怨恨。他们开始学会跟父母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学会伺机而动。但父母会因此失去了与孩子建立深度关系、与孩子深入交流的机会。随着孩子逐渐长大,他们愈发期待离开父母过自己的生活,也愈发抗拒父母的掌控,甚至愈发悖逆。

通常来说,这些属世的教养方式会有些看似成功的案例,我们也很容易受到迷惑。你甚至可能在这些方法中看到自己或父母的影子。也许你就是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那些人中的一员。甚至也许你从小到大,根本没有公然反叛过父母。就像我一个朋友。她读完了大学,拿到了学位,结了婚,生了娃。乍看之下,她似乎还不错,生活得也还可以。但她知道,其实自己的内心在自我怀疑中深深挣扎着。她每天都活在对人的恐惧中,每天都渴望得到被人的认同。在父母的教育下,她从来不知道要怎么透过心的态度来理解自己的行为。自然,她无法把自己的问题带到基督和十架面前,也无法理解基督徒为什么要如此生活。并且,因为她从来没有接受过辅导、也不会有人觉得她有什么问题,所以这些属世的教养方法只是透过对她的心灵长期奴役式的互动,深刻地折磨着她。我们要记住,神不仅关心教养的内容——关心我们想要达成的目标——神也关心我们所使用的方法。同样,圣经也不只是提到目标而已。圣经也说到我们该使用什么方法。所以,我们需要好好思考:神给了我们哪些方法来帮助我们处理教养儿女的这些议题。下面几章里,我们也会逐个讨论这些教养议题。

我们一起来祷告。天父,我们祈求你赐下恩典,使我们能够按着你的心意来看待、评估这些不同的教养方法。这些方法比它们看起来要深刻,我们需要你的恩典来帮助我们好好反思。求你帮助我们认真思考在教养孩子上的目标。也求你帮助我们好好思考,为了达成这些目标、我们所使用的方法是否符合圣经的教导。求你帮助我们学习如何努力追求你所给予我们的目标——也就是帮助我们的孩子荣耀你、以你为乐。也求你帮助我们好好地运用你在你话语中所赐给我们的这些方法。求你在教养儿童上,赐给我们恩典。我们这样祷告是为了基督的荣耀。阿们!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