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心,父母情》09 合乎圣经的管教原则
首页

《子女心,父母情》09 合乎圣经的管教原则

6243人浏览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第9课 合乎圣经的管教原则

  #9(视频字幕略作修改)

这章里,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简单思考下在肉身上管教子女的几个步骤,我也希望能跟大家一起想得更透彻些、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和大家一起在教养上同工。我们主要用到的经文来自箴言第23章:“不可顾惜而不管教儿童。”(吕振中版)

你懂的,我总是惊奇于:我们所处的社会文化中,人们对于杖责儿童的反感之深——因为支持在肉身上管教儿女,现在真的属于非常非常小众的观点了。有时我会拿这个开玩笑;玛歌在不同场合都听我说过,“我持续40年之久,一直在教导这个观点,但是,我好像离胜利越来越远。”越来越鲜有人相信我所教导的是真的,因为时至今日,我们的文化已经经历了许多变迁。而杖责子女的教养方法,如今早已不再流行,也很少有人再这样去做。如果我在上世纪50年代教导如何杖责孩童,根本不会有父母提出异议,也不会有人觉得这是件值得探讨的大事——因为大家都这么做。但是,在21世纪的今天,杖责儿童的教导早已过时、也不再受欢迎了。

就像,你会不会注意到,时尚界的流行色是怎么迅速过时、退出历史舞台的?你注意过嘛?我的几个朋友最近把家里用了多年的丰收牌金色厨具给淘汰了。不过,他们这么做可不是因为这些厨具不好使了。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更新换代。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这些厨具是丰收牌的(上世纪60年代开始流行的美国老牌,颜色以金黄色为主,译者注)。有位妻子甚至说,“在丰收牌的金色灶头上煮过饭,我连食欲都没了。还有那些黑乎乎、深胡桃木色的厨柜,天哪,每次走进厨房总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山洞!”所以,他们改造了自己家曾经风靡一时的厨房,因为这些厨具和装潢风格已经过时了——不是因为东西不好用了,而是这些东西对人们不再有吸引力。这位主妇信誓旦旦地说,“接下来,我们家还得好好把浴室搞一搞。浴室原本是鳄梨绿色的,天哪,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老土颜色?”不过,可别忘了,上世纪70年代,当一户人家的房子落成时,当朋友们看到丰收牌的金灿灿厨房、和鳄梨绿色的浴室,都会不由自主地发出羡艳的惊叹。但是现在,这样的房子只能算能住人而已,没人想要跟这些过了气的家装为伍。所以,流行一时的颜色终会过时。

我们会追捧那些炙手可热的东西——这个文化现象还真蛮奇怪的。在我们的社会文化中,杖责孩童的观点并不是那么受欢迎。事实上,如果你真的这样去做,人们只会觉得你是个思想狭隘的老古董,觉得你不懂得用更为积极的方式来教养孩童。在当今的社会中,杖责儿童的概念早已落伍了。

除此之外,为什么现在的人们——甚至是基督徒会拒绝杖责儿童,我想还有个原因。是因为有人曾经——甚至是在座的父母有些——曾经在儿童时期经受过身体上的虐待、曾经被自己的父母以“不打不成器”的名义苦待过。顺带提一下,这句话并不是出自圣经。但有些父母会以“不打不成器”的借口,在身体上虐待自己的儿女。这些父母会在怒气中、不分青红皂白地责打孩子;所以,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挨打。某天如果孩子碰巧做了一件什么事情,正好讨了父母欢心,孩子便可幸免于难;但是第二天,孩子做了同样的事情,正好碰上父母心情不好,便会遭到一顿毒打。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孩子们惶惶不可终日。挨打使他们感到羞耻、心生恨恶。于是他们立志,“如果以后我自己有了家庭和孩子,我一定不会重蹈覆辙,我一定不会打他们,一下都不会有。”

所以,我们可以理解,如果你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如果你曾立志“我一定不会打自己的孩子”,那么我会跟你站在同一战线上,我会对你说,“没错,你绝对不应该虐待自己的孩子。你所遭受过的待遇是错的、也是不公平的。你决定不在自己的孩子身上重蹈覆辙,实在是明智之举。” 但是,我也想要给你这样的劝勉:莫要因为你自己曾经受过苦待,就丢弃了圣经的教导。我想恳请在座的所有人,“请给我一次机会,听听我说的,听听圣经呼召我们要做的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再下判断和结论,好吗?”我会举例加以说明。因为我相信,圣经在杖责孩童上的教导并不是不清不楚的。相反,圣经明确地提到了这件事情,那么我们就需要聆听神的话语到底说了什么,并合宜地对神的话语作出回应。

还记得歌罗西书第2章是怎么说的吗?它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不照着基督,而照着人的传统、和世俗的言论,借着哲学和骗人的空谈,把你们掳去。(新译本,译者注)” 我爱死了这节经文。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把你们掳去了。什么时候会有人被掳去呢?打仗的时候才会有俘虏对吗?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敌对耶稣基督、反对上帝真理的战争。仇敌所使用的工具便是世上的哲学和骗人的空谈。很明显,这些观点看起来至少都是站得住脚、也能自圆其说的,才会骗的了人。就像,复活节出售的巧克力兔子。你给孩子买了这巧克力兔子,商家用大盒子装着,并用透明玻璃纸露出一小部分。我是说,当孩子看到这件商品,他肯定会以为整个盒子里都是巧克力,加起来肯定有4、5斤重。然后当他拆开盒子,就会发现这都是虚妄骗人的把戏。盒子里的巧克力就这么一点点厚度。虽然看起来有那么多、看起来像是那个样子,但打开以后却是骗人的、虚有其表的。我们有各种渠道接触到这些哲学和骗人的空谈——《黄金时刻现场直播》(ABC电视台的新闻类节目,类似于焦点访谈)、《早安美国》(也是ABC电视台的节目,社会访谈类)、《费尓医生》(家庭生活类真人秀节目),等等。我是说,这些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节目,充满了各样的智慧和人生哲学,它们告诉我们,绝对不可以杖责孩子。稍不留神,这些声音就会进到你心里。并且,这些世上的观点对你所产生的影响会慢慢比圣经话语对你的影响更大,也会带着比圣言更大的权柄对你的心说话。世上的哲学和骗人的空谈——它们深植于当今文化的瞬息万变潮流之中,并从人的传统和世俗的方法中不断发展演变而来。现在,我们来看看圣经怎么说。我想读几节与杖责儿童有关的经文,逐句稍加解释,然后跟大家一起看看圣经所说的杖责儿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箴言第13章24节——“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 就这段经文,我想指出一点——经文说,“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 父母们会对我说,“我太爱自己的孩子了,都舍不得打他们。” 但我要说,“不,你不打他们是因为你太爱自己了。” 因为,作为父母,如果你对孩子有正常的舐犊之情,那么在这世间你最不愿意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给你的孩子带来不适。但是,这节经文说的是,真正爱子女的父母,恰恰愿意克服自己对于杖责孩子的天然反感、恰恰愿意为着孩子的益处来管教他。

箴言第19章18节——“趁有指望,管教你的儿子,你的心不可任他死亡。”

箴言第22章15节——“愚蒙迷住孩童的心,用管教的杖可以远远赶除。” 注意,当箴言书提到愚蒙人时,它不是说这人做事轻率、有一股傻劲儿、或是行为幼稚。孩子当然是幼稚的,他们会做幼稚的事情、做事常常不经过大脑、也很少考虑这么做会带来什么后果。他们常常会把牛奶放在桌子边上,没有意识到牛奶会掉下去。他们总是会把牛奶洒在早餐桌上;如果你有好几个孩子,那么你这辈子要擦的牛奶估计得有好几大桶,你得做好准备。我的意思是,你懂的,孩子们会做些幼稚的事情、也会给大人带来不便。但这并不是圣经所说的愚蒙。圣经里说到的愚蒙,是指愚顽人的作为。“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 “我不要被外界的什么东西束缚住。一旦我想要做什么,我就要马上去做。我不要受任何人的管束!” 这样的愚蒙深深捆绑着孩子的心。我想你可能已经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见到过一些。你想给宝宝换尿布,你把他放在台子上。他用自己的全人来向你抗议,“我不要换!快看我有两个胳膊、六条腿,我可以像烤炉上的羊肉串一样滚来滚去的!我不要换!”这样的愚蒙迷住孩子的心。所以,管教的杖作为一种方法,可以帮助父母将孩子从愚蒙中解救出来。有意思的是,下面要提到的经文跟这节经文所要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

箴言第23章13-14节——“不可不管教孩童,你用杖打他,他必不至于死。你要用杖打他,就可以救他的灵魂免下阴间。” 孩子活在悖逆中,看起来就像他马上就会灭亡一样。但是这段经文说,“不,他不会死;你要用杖打他,就可以救他的灵魂免下阴间。” 圣经不是说,因为父母打了孩子的屁屁,孩子就会死掉。相反,圣经指出,因为孩子是堕落的人类中的一员,他正在通向灭亡的路上狂奔;如果父母任由愚蒙捆锁住孩子的心,那么他最终会走进终极永远的灭亡中。同时,对孩子而言,尤其是对年纪很小的小小孩而言,杖责便是训导他们离开灭亡之路的一个重要手段。

箴言第29章15节、17节——“杖打和责备能加增智慧;放纵的儿子使母亲羞愧。管教你的儿子,他就使你得安息,也必使你心里喜乐。”

好,我相信这些经文并不难理解,所以我想你们自己能够明白圣经在说什么。这几段经文的意思和所要教导的真理也都非常清楚直白。所以,并不是说,经文本身有多难理解。但让我惊讶的是,基督徒们还是会尽其所能地想要忽视这些经文的存在。常常有人对我说,“泰德,别闹了。你引的这些经文统统都是在箴言里的。不用这么认真吧?就只是智慧文学而已,没必要字字句句都按着字面意思来理解。” 我想,“为什么神认为是智慧的事情,我偏偏不去做呢?既然这是神所启示的智慧文学,那我为什么对它不屑一顾呢?对我来说,既然这已显明是神的智慧,那么我们就更应该按着神智慧的命令去行了。” 不过,我们都能明白,如果我们心里已经先入为主地对杖责有了偏见,如果我们心里早已认定、无论如何都不要相信或接受这样的教导,那么不论圣经的教导多么明确,我们都能找到理由说服自己不要照着去行。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听我说完。

我自己的见证,是如果我们可以选、我们自己是绝对不会愿意杖责孩子的。玛歌和我是成长在60年代的人。如果你记得美国历史——当然有些人可能不记得了——上世纪60年代,我们是充满了和平、友爱、自由、嬉皮的一代。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脑补出我留着齐肩短发和大胡子的样子。我们穿衣打扮都是嬉皮士风格的,衣服好好的也要打个补丁才显得酷。1969年,当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我和玛歌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压抑孩子的自我表达、或者剥夺他的自由。我们希望孩子可以拥有自由的灵魂。当然这点上,我们也做得非常好。当孩子长到2岁的时候,他也确实有一颗自由不羁的心,然后我们俩就可遭罪了。然后,出于神的怜悯,我们有机会接受到出于神话语的教导,我们开始接触到这些经文。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心里非常挣扎,因为这些经文几乎颠覆了我的全人全心,我里面的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着反对。我一点也不想按着圣经来做。但我也记得,自己是如何降服的,“这是神所呼召我去做的事情。我需要顺服神、我也需要信靠神。神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我需要降服于祂。我需要顺服主。” 然后,我们也希望可以明白,“我要用什么方式来杖责孩子,才是合宜的?” 那么,我想带你们一起来过一遍这几个步骤。

 

1.当孩子需要受管教时,我想带孩子去到一个安全私密的地方,没有其他人在场,我可以私下和孩子交谈。管教孩童不是斗兽遛马,不需要围观。请尊重孩子的尊严和隐私。也就是说,当你需要纠正和管教孩子的时候,不要让其他孩子看见、听见、或参与这个过程。

 

2.我希望具体地告诉孩子,他具体做错了什么、或者他没有做到什么。所以,管教总是意味着孩子没能遵守父母的某项教导或规定。“宝贝,爸爸告诉过你要把玩具捡起来,对吗?”这样,孩子就知道,因为我拒绝把玩具捡起来,所以我要受到管教。你知道,我不是因为今天快要结束了,所以我要管教他。今天一天他都不听我的话,到了晚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压的我快要喘不过气来。我真的感到非常失望、非常烦躁。所以我说,“现在轮到你了!我苦口婆心对你说了一天,你居然一句都没听进去!” 父母们,管教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这般的管教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呢?因为我非常生气、因为我气得都凌乱了都崩溃了。那么此时,我说话的语调、行事的方式里都会带着暴戾的气息,尽管我可能都不会真正地动手虐待孩子。所以,我希望每当孩子犯事之时,就加以管教;我也希望每次管教都会告诉孩子一个具体的原因、是因为一次具体的事件。

 

3.这点很重要。我希望收到孩子的确认,我希望确保孩子明白自己因为何事受到管教。对于小小孩,甚至可能只是轻轻点下头。但我希望能确保孩子明白我的意思。“宝贝,爸爸跟你说过要把玩具收拾好,对吗?你不听爸爸的话,对吗?所以,爸爸要管教你了。” 我希望得到孩子的确认、确保他们明白我的意思。

 

4.我想要告诉孩子,对他的管教所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我的目标是什么?我的目标是,因为现在孩子正处在生命得福的循环之外;因着他的悖逆,他正置身于危险之境而不自知;因为他不顺服爸爸妈妈,所以他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他既无法得福,也无法享受在世的长寿。因为我非常爱他,所以我无法任凭他滑入深渊。所以,我要把他重新带回生命的循环中。并且,我希望告诉孩子,“宝贝,爸爸没有生气。爸爸爱你,但你因着自己的悖逆、已经让自己陷入了危险之中。因为爸爸爱你,所以爸爸不能看着你沉沦。所以,我需要管教你,因为我希望可以把你带回蒙福和长寿之地。”

 

5.我也要告诉他,我会打他多少下——2下、3下、或是适合孩子情况的次数。每个孩子的情况都不一样。我有个孩子,他的屁股是皮革做的;我的意思是,他的屁股像马鞍一样硬。这孩子皮厚,挨一下打都不会眨眼。所以他就需要多打几下。我们家还有个孩子,每次看到我拿出小板子就怕得要死,又发牢骚又求饶的。对他,我们就会少打几下。你们可以按着自家孩子不同的性格,看他们有多顽梗、皮有多厚,把这些都考虑进去,来确定合适的次数。

告诉孩子要挨多少下打,这很重要。因为当我对他说,“宝贝,你要挨2下打、3下打…”不论你确定应该打多少下才合适,告诉孩子他要挨多少下打,对孩子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你要让孩子知道,挨打多少次是可控的。你要让孩子知道,杖责是父母事先计划好的、也是父母经过深思熟虑后的行动。孩子由此知道,自己挨打不是父母随意随机的。不要说,父母不知道要打多少下,打到自己手酸为止。2下、3下,或是适合孩子情况的次数。

 

6.我需要去掉孩子的外裤。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父母不能让孩子穿着几层裤子来接受杖责,这样管教就会失去效力。我见过有母亲隔着2片尿布和一件丽婴房的连体裤、打孩子的屁屁。这位母亲说,“孩子自己都笑我了,他根本感觉不到在挨打。”

然后我说,“是啊亲爱的,宝宝都不知道你在干嘛呢! ‘什么声音?我背后有点响声,是啥?是啥?’” 父母们,你们的每一下都要打到点上,不要蜻蜓点水,也不要让一些东西降低了管教的效力。所以,我们需要确保,杖责不会因为孩子穿了几条裤子而失去效力。

我再多说几句,这非常重要。如果孩子还小,你需要照顾他的个人卫生。你帮他洗澡、他上完厕所以后你帮他擦干净、你帮他换尿布。因为他年纪还小,所以照顾他的个人卫生就是你的责任、而不是他自己的责任。那么,当你需要管教他的时候,当孩子脱下裤子,你看到他的屁屁时,你自己不会感到害臊——因为帮孩子打理个人卫生的每日生活中,你都会看到他的屁屁。如果孩子慢慢长大,开始自己如厕洗澡以后,父母管教时可以让孩子依旧穿着内裤。你当然也不希望孩子因为被强行脱下内裤而感到耻辱或羞耻。但你需要查看,孩子屁屁上垫点几层布料、穿了多少衣服,因为这样会让你的管教变得毫无效力可言。

 

7. 第七点是恢复孩子和父母的关系。当我管教好孩子,我希望他可以和我恢复关系,也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我会把孩子抱上膝头,告诉他我有多爱他。以前我管教孩子以后,我会让孩子坐在我怀里,我会搂住怀中的孩子、晃晃他们,我会告诉他们,“爸爸真的非常爱你。因为爸爸这么爱你,所以爸爸其实并不喜欢管教你们。” 虽然这句话我对孩子们说过无数次,但每一次我说的都是真心话。然后终于有一天——现在,我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再管教过他们。当然,我最小的儿子今年冬天就已经40岁了。但我希望,今天我们家可以成为美好的见证,因为管教孩子真的可以给孩子带来生命。并且,你也不需要倾注一生的时间来管教孩子。放眼孩子的一生,父母的管教其实只持续很短的一段时间——主要是在孩子长大成人之前。

那么,如果孩子不愿意回来呢?我想要帮助他回头、帮助他恢复和父母的关系——但他却把我推开;他告诉我说他不喜欢我了;他跑到我的配偶面前告状;他像块板一样直直地从我怀里滑落、不想要我再抱他。如果他的言语表情动作像我传达出这样的信号,“我不想跟你恢复关系”,那么,中间肯定有哪些环节出问题了。我需要重新确认两件事。

第一件事便是我需要确认自己的情绪。在管教孩子的过程中,我是否带着错误的情绪?也许我在怒气中走向了孩子——当我把他拖进房间的时候,是不是太用力了、我是不是把他甩在了床上?也许我控制住了自己的力度,当我管教他的时候,并没有达到虐待的程度、也没有在孩子身上留下伤痕,但是我的整个表达方式和语气语调却带着出于人的怒气。孩子自然能感受到这点。所以,如果我的情况是这样,那么我需要请求孩子的原谅。“请原谅我。你需要受到管教,但爸爸太过于生气了。我应该先到神的面前、安静自己的心,然后再来做管教的事情。所以我在怒气中管教了你,这是不应该的。请你原谅我。”这样,我就需要请求孩子的饶恕。

另一个可能是孩子仍然在生命得福的循环之外。这是我需要确认的第二件事。就像我那个皮厚的儿子——我是说,有时候我不得不对他说,“宝贝,你知道,爸爸本来觉得打3下,对你应该是足够了的。但现在你还是不愿意悔改,所以爸爸需要再管教你一次。” 注意,我不是说,我要一直打他;显然我不会这么做。但我想说的是,如果孩子受到一次管教后、还是不愿意归向父母,那么,孩子的心可能还是偏离正路的。事实上,按照上次我们所讨论的那个循环来看,孩子受到管教却仍不愿归回,说明他们还在生命得福的循环之外。所以,我需要用一些方法告诉孩子,他还没有悔改——因为管教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将孩子带回生命的美好循环中。希伯来书12章11节说,“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8.然后我想和孩子一起祷告,也为他们祷告。这是个非常美好的时刻。我抱着3岁大的孩子;他刚刚挨了打;因为刚刚哭过,他还喘着粗气难以平复。我抱抱他、告诉他我有多爱他;此时孩子的心很柔软,这是向孩子分享福音的好机会。“宝贝,这就是为什么耶稣要来到世间。耶稣来,因为你和爸爸都如羊走迷、偏离神的正路。所以基督要来拯救我们。爸爸希望可以为你祷告。我想求神在你的心里动工,帮助你成为爱神、爱爸爸妈妈的好孩子。”

 

最后,让我快速回应一下大家常提的几个问题,也许有些正好也是你想问的。“孩子做了什么事才需要管教?为了什么原因我需要打他?” 我认为我们可以从这个角度来思考问题:让我管教孩子的原因,总是因为孩子拒绝服从、拒绝尊重父母、拒绝顺服父母。让我来帮大家做一下区分,我感觉这样的区分还挺有帮助的。父母需要区分——尤其是对于小小孩——需要区分纠正和管教的不同。小孩——尤其是学龄前儿童——他们出的很多问题,只需要父母加以纠正,而不一定需要用上管教。

比如说,我孩子3岁多大的时候,会把妹妹推开、然后把妹妹手中的玩具抢走。对待这件事情,我首先采取的策略是纠正孩子。“宝贝,不不不不,你不能从妹妹那儿把玩具拿走。她正玩着呢。现在,我希望你把玩具还给妹妹,让她继续玩一会儿。你还有很多其他的玩具对吗?你不能抢妹妹的玩具。” 然后,如果这个策略奏效,问题得到解决;孩子把玩具还回去、开始找其他的玩具玩——那么就没有管教的必要了。孩子还小,自我控制力比较差。我可以纠正那些不好的行为,这些还不需要用上管教。唯一能让我想要管教孩子的时候,只有当孩子表现出拒绝服从的时候——拒绝尊重父母、拒绝顺服父母。我不介意每天提醒2岁大的孩子好几次,“你不能从家里的树上把叶子摘下来。” 你懂的,我甚至都不会指望孩子能把家里所有规矩都记住。我乐意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但如果当我告诉他,“亲爱的,你不能摘这树上的叶子”,然后他一边看着我,一边当着我的面把家里树上的叶子摘了下来,我就需要处理孩子拒绝服从的问题。这是我应该管教孩子的时候。所以我想,区分好哪些事情需要纠正、哪些事情需要管教,对父母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个大家常问的问题是,“用什么打孩子?” 我没有太多的意见。我有点喜欢这种可以来回拍打的小拍子,你们估计见过,那种小木头拍子、还有橡皮筋、橡皮球之类的。可能你今天就能带点回家送给孩子们。“宝贝们,瞧瞧我给你们带回来啥好东西了。这是给你们的礼物,你们可以随便玩,玩坏了还可以再有新的。” 然后孩子们可以拿这些东西好好玩几天。橡皮筋可能会很快被扯断,然后他们可以玩球玩几天。不论如何,需要管教的时候你可以随手拿起这些东西。小拍子因为接触面积大,比较能触动孩子、让他们警醒;而且拍打以后,孩子会痛,但不会留下淤青。我也不介意用其他的一些东西,像木头勺子之类的东西。木勺子有个好处,就是父母可以随手拿来,不用到处找。你可以找些打完会痛但又不会留下淤青的东西,来作为管教的工具。

孩子多大才需要管教?我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因为不同的孩子趋于成熟和长大成人的时间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一旦你的孩子大到可以明白你的话、但又不愿意顺服的时候,就需要管教了。可能是有天你对他说,“宝贝,是时候你该收拾一下玩具,把玩具捡起来放到箱子里了。” 然后孩子就照着做了,他收拾好玩具,放进了箱子里。他明白你说的话,也照着去做,也不排斥这么做,还挺开心的。但是后面又有一天,当你对他说,“宝贝,是时候你该收拾一下玩具,把玩具捡起来放到箱子里了。” 然后他忽然不想配合了。他明白你在说什么,但他不想听你的话。这就是必须要开启管教之路的一个标志了。

如果我气炸了怎么办?如果你是个很容易很快动怒的人,那么,你需要和配偶还有孩子立约,“如果我没有到神面前冷静,那我就不会管教孩子。我需要先在神的面前安静自己的心,然后才开始管教。” 如果你很容易发怒,那么请你在怒气一上来的那一瞬间,不要相信自己的判断。让你自己冷静一会儿。对你孩子说,“宝贝,你在沙发上坐一会儿;爸爸一会儿就回来。我要去祷告求神帮助我,因为我现在对你非常生气。你也可以为爸爸祷告。我要去祷告一会儿,然后我要回来,一会儿跟你谈这件事情。”

还有,“如果孩子出问题的时候,我们不在家里呢?”在我们的社会文化中,如果我们在外面,那么我就先不管教孩子。虽然,我有个儿子快45了,当他2岁的时候,我是会在超市里管教他的。但是,我所生活的时代跟你们现在的时代有很大的不同。时至今日,我已经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和孩子在苏西婶婶家里做客。那么你可以带孩子离开,苏西婶婶可以下次再来拜访。你可以带孩子回家,处理孩子的问题。在外面的时候,你可以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需要像在家里那样严格。一两次没有太大问题,你可以这样做,我也相信你可以在不同情况下有一些取舍。

你会说,“是没错,但孩子也很聪明。他们知道’在苏西婶婶家,你不敢动我;所以我就能为所欲为。’” 如果孩子真的这么聪明,他们也同样会记得,回家以后,你还是会跟他们算账的。

那如果孩子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呢?我有个孩子就有“听力问题”。他会说,“爸爸,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我会说,“亲爱的,我刚按着平时的对话音量对你说话;如果我在你耳边悄悄说,’哟,想来点好吃的冰淇淋吗?’ 你肯定就听见了。你需要学着从房间嘈杂的周围环境里,辨认出爸爸的声音。’噢,爸爸在对我说话,这很重要,我得仔细听。’ 我们不是没有能力听到,对吗?” 然后我对他说,“因为你没听见我在说什么,所以我不会因为你不听话所以管教你。我要管教你,因为你没有听见爸爸在说什么。” 从那以后,他就恢复了“听觉”。

有位听觉训练师曾给过我一个非常善意的提醒。她说,“泰德,我觉得这个教导很好,我也非常同意你的观点,不过,你能换个比喻方式嘛?有些孩子是真的听力有问题。” 这种情况当然真实存在。那么,如果你有任何理由怀疑自己的孩子听力是不是真的有问题,那么你就一定不能因为孩子身体的原因管教他。

什么时候孩子太大了就不需要管教了?我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我想,不同的孩子发展成熟的速度也不一样。我也真心不想被你记录下“泰德说这个岁数以后你就别再打孩子啦”。但我觉得你会发现:杖责对小小孩而言最为奏效。孩子年纪越大就越能忍。他们会自己总结道,“如果我挤紧屁股蛋子,打起来就不那么疼了。” 他们长大一些就会慢慢有些应对的办法。但是对小小孩而言,他们只会想着要怎么免受责罚。杖责会使他们谦卑下来,也会使他们有所触动。杖责增加了你对孩子说话的分量,对小小孩子最为有效。随着孩子逐渐长大,我们就会需要使用其他的方法,比如圣经所说的撒种和收割的原则——在《训导孩子的心》这本书中,玛歌有几章都探讨了这个议题。适当地使用孩子做事的结果,对大点的孩子更有用,可能这里我不会展开太多。不过,在接下来的一些章节里,我也会提到对于大点的孩子,如何牧养他们的心、如何处理心灵的议题。

如果管教不奏效呢?管教不奏效的原因,首先是父母在怒气中管教孩子。孩子心里的正义感会告诉他们,“我才不要顺服这个又疯狂又愤怒的人。他在怒气中管教了我。” 此时,孩子可能会感到害怕和畏缩,但父母发怒时,孩子不会心甘情愿地顺服。

有个常见的反对观点是,“我能不打孩子,而是让孩子自己冷静一会儿吗?” 我想回答是,“不行。” 我不能用人的想法来代替神所呼召我去做的事情,我们需要信靠和顺服神。不过,我知道有些时候,面对2岁大的孩子,父母能做的最好事情恐怕是对他们说,“好了,宝贝,坐下来,读一下这本书,一会儿我叫你起来你再起来。” 8岁大的孩子做了坏事,然后你可以对他说,“你得先回房间。我一会儿过来跟你聊聊。你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反思一下你自己说过什么话,我一会儿再来找你。” 我觉得父母有时候这样也没问题。

另一个常见的反对观点是,“如果我听你的劝,那么我一天到晚估计就只能教训他们了。如果每次孩子不听话我都要管教他们,那么谁来做饭、做家务、洗衣服呢?从现在起我就全职管教他们,时间估计都还不够用的。” 可能你会有几天时间会有点应接不暇,但你会发现,孩子学得很快,他们很快会适应你对他们的新期待,不需要一天到晚管教。

还有个常见问题是,“如果我们现在开始管教已经太晚了呢?天哪,我的孩子们今年6岁、8岁、10岁、12岁了。我从来没要求他们要在小事上这么听话过。我该怎么办呢?”嗯,你需要回家开始训练和教导他们。教养孩童从来不会开始得太晚。但你不能回家就马上开始管教。你需要先教导他们明白听父母的话有多重要。你需要试着帮助他们看到,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有多么的美好。然后你开始逐步地在自己的教养方式中引入改变。我不想你听完这次的教导,回家后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让你的孩子感觉,法老新王登上了埃及的宝座。“猜猜,常跟爸爸在一起的朋友们都去听了今天早上的讲座,然后现在,匈奴大地阿提拉回来了!你们都要听话!” 你不会想要事情变成这样的。你希望可以回到家,开始训练和教导他们,然后说,“按着我们所学习到的,我们会对你们有一些新的期待,同时,你们也会在爸爸妈妈身上发现一些好的改变。”

这里我想补充一句,因为我不希望你们误解了我的意思。如果孩子小的时候从来没有受到过父母的管教,那么我不会建议父母在孩子长大一些以后,贸然开始杖责他们。我认为,如果你错过了这些早期的年月,那么你需要承认,“我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现在我们需要信靠神,求神给我们恩典来使用其他方式帮助孩子学习这些功课。”

我们一起来祷告。天父,我们感谢你,在你所赐下的话语中,你向我们启示了这样的真理。你的话语向我们所启示的真理,是我们靠着自己怎么都无法杜撰出来的。并且,如果不是因着你的圣灵在我们里面做工、让我们看见你的道路是何等的美善,我们就永远都没有办法全心拥抱和接受这样的真理。天父,我们求你赐给我们顺服你话语的心。求你帮助我们不要轻易地忽视圣经明确的教导,求你帮助我们不要说“我不想就这么照着去做。” 我们祈求你帮助我们成为顺服你话语、顺服你道路的人,也求你帮助在这其中寻得属你的平安与安歇。我们这样祷告,是为了基督荣耀的缘故,也是为了我们子女的益处。阿们!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