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被辅导者

 

一、介绍

 

被辅导者有各种不同的表现形式。用经文来举例说明:

 

帖撒罗尼迦前5:14 我们又劝弟兄们,要警戒不守规矩的人,勉励灰心的人,扶助软弱的人,也要向众人忍耐。

 

1. 不守规矩的人

 

故意不守规则、抵挡、顽固和叛逆的人。应该严厉警告或劝诫这样的人(耶稣:“你们这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

 

保罗·区普:责备应该总是在交流之初就开始,但这也将是神呼召你服事那些固执、叛逆和骄傲之人的时候。这类人并不会在这种互动交锋中妥协,因此你需要给他讲明神的旨意,并劝诫他对此做出回应。这种责备方式只是针对那些拒绝自省的人,就是那些硬着颈项、心硬的人,因为这类人拒绝进行对话式责备所需要的自我反省。(《改变生命,改变心》)

 

  1. 灰心的人

 

照字面意思是指“懦弱的人”。气馁且没有盼望的人。这样的人需要的不是严厉的警告之辞,而是安慰鼓励的话语。

 

例子:有一位妇女,她丈夫因酗酒而耗尽家财,还威胁说要虐待她和孩子,她已经山穷水尽,无计可施,不知道如何是好。她需要的是鼓励,而不是训诫。

 

  1. 软弱的人

 

想做正确的事,但却不断陷入一个又一个使人混乱的罪中。他们的悔改是真实的,他们改变自己的意愿也是诚恳的,但他们在基督徒生活的赛道上似乎总是步履蹒跚。他们需要持续的帮助和不厌其烦的教牧关怀——扶助软弱的人。

 

  1. 众人

 

所有人都需要时常得到辅导帮助,我们应以乐意并耐心的心态来从事辅导工作。

 

二、不同类型的被辅导者:

 

1.“专业”型被辅导者:

 

他希望辅导者谈论辅导本身,而非对他进行辅导。他享受辅导的状态,想操纵辅导会谈,并且很乐意设计辅导进程、安排时间等……他唯一不想做的就是认真处理他自己的问题。(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298-99

 

他去接受辅导可能主要是为了辅导会谈本身,而不是为了得到辅导。(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317

 

2.“计划”型被辅导者:

 

通常被辅导者的计划安排与神的计划安排(这也是你做为神的代表必须采用的计划安排)区别甚大。被辅导者可能希望他的态度或行为得到“认可”或“支持”。他可能希望你站在他这一边来对付他的妻子(或是跟她一起对付她的丈夫),也可能希望你帮助他“建立更好的自我形像”,还可能希望你宣告他的情况已经“无药可救”。这些想法与神对他的要求截然相反。(Adams, Critical Stages of Biblical Counselling, 27

 

谁的计划安排?这个问题很可能是第一次辅导会谈时最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一旦被辅导者操纵了辅导会谈,那么辅导必然失败。因此,辅导者从一开始就必须在辅导过程中申明并且保持自己的领导地位。(Adams, Critical Stages of Biblical Counselling, 31

 

3.“消失”型被辅导者

 

他们接受过一两次辅导会谈后就再也不来了。这有可能是辅导者的过错,比如没有仔细倾听、判断不公等,这些都是首先要考虑的因素。但也有可能是被辅导者内心想法使然。有时候,被辅导者拒绝回来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你期待他们按圣经做出生命的改变……或者是因为他们害怕失败,所以不想回来。(Adams, Critical Stages of Biblical Counselling, 13

 

4.“骄傲”型被辅导者:

 

这样的人认为自己已经见多识广,自命不凡。他不愿意听从辅导者,也不接受辅导者的评估、指导和建议,并且始终试图用个性或言语来主导辅导会谈。

 

5.“知晓一切却没有生命”型被辅导者:

 

西莉亚认为自己是一个成熟的信徒,一旦有人认为她需要基本的圣经教导时她就很不舒服……在辅导她的过程中,西莉亚的认知让她有一种“我已经知道并且这样尝试过”的态度……这种态度让她产生了一种感觉,即她的问题并非她的错。她“知道什么是对的,也已经做了最好的事”,因此出现困境的原因并非在她身上。她的知识使她无法看到自己的责任,也不能认罪。(区普,《改变生命,改变心》)

 

牧师和神学院学生;

 

14 年的神学院教学生涯中,我遇到过很多才华横溢的神学生,他们在神学上思维敏捷,但在日常生活中的幼稚程度却让人难以置信。他们口中所宣讲的神学和他们的功能神学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他们能阐明神的主权,却被忧虑所胜;能解释神的荣耀,但在课堂讨论时占优势却只是为了要高举自己。我辅导过这样的学生,他们能够解释进深成圣的圣经教义,然而私下却沉溺于情欲和性犯罪之中。我也看到,很多人离参与事工还差得很远,因为他们还没有学会如何爱人。这些学生能够说明关于神恩典的圣经教导,但却是严厉且常常论断别人的律法主义者……简而言之,我们切不可将见解和改变混为一淡。(区普,《改变生命,改变心》)

 

6.未重生的被辅导者:

 

如果被辅导者一段时间后还是没有进步,这可能是几种原因造成的,其中一个有可能是因为被辅导者尚未得救,神的灵没有在他的内心工作。

 

警告:不要在一个人没有改变时就得出他没有得救的结论。但是,如果这个人身上始终都没有显出基督的恩典来,那么有可能是这个人还没有重生。可选择坦率地将这个事实告诉被辅导者,并且把辅导工作的重点转到传福音上。

 

7.“定睛问题”型被辅导者:

 

不管你提供了什么合乎圣经的或实用性的解决方案,这类人都会回应说:“没错,但是……”,并且继续将问题复述一遍。虽然照理来说他是来寻求帮助的,但他拒绝让自己的眼目转离问题本身,从而思考可能的解决之道。

 

8.“新教告解”型被辅导者:

 

保罗·区普:在我们的辅导对象中,大多数人倾向于将他们说的话视作忏悔,并将他们接受的辅导过程视作悔改……(这)很像告解……我称之为“新教告解”。被辅导者认罪,省察问题,参与关于自己和环境的不间断的探讨。就这样一周一周过去,每次辅导后都感到罪得赦免、被洁净和被纠正。但是他的内心和行为仍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对于这个人来说)辅导成了一种逃避照神的计划来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改变生命,改变心》)

 

这样的人认为,只要跟牧师简单谈一下自己的问题,并且向牧师忏悔就已足够。这样做并不能带来真实的改变。这是天主教告解制度的新教版本。

 

9.“沉默”型被辅导者:

 

有些被辅导者因为遭遇虐待或其他不公待遇,不想说话。他们仅仅是保持沉默。

 

例子:

 

一位曾被多个男子性虐待的年轻妇女。

 

一个因父母从来没有倾听过自己的心声而愤怒的少年,怎么指望他会跟你说话呢?

 

一些解决方法:

 

对于被辅导者长时间的沉默给予耐心的宽容。

 

向被辅导者保证,即使别人不愿意,你也愿意倾听他或她的故事,并且让他放心,你不会不假思索地站在他父母一边。

 

如果被辅导者拒绝说话,那么你可以说。告诉他或她关于你自己、你的生活、你的日常以及你的挣扎,这只为让关系能维持下去。

 

“好吧,如果你还没怎么准备好说话,我能理解。但也许我可以跟你分享我是怎么来到基督面前的……”这能引起被辅导者的兴趣,即使他假装不感兴趣。而且随着你敞开心扉,袒露更多生活细节,他会更愿意跟你一样敞开的。你正在现身说法教导合宜的、敬虔的敞开。

 

让被辅导者针对你的问题写出答案,甚至可以是辅导会谈以外的问题。然后你可以看看他或她写的内容,并做出回应。

 

观点:

 

“沉默”型被辅导者是按神的形象造的,因此她期待跟周围的人建立关系并沟通交流。而他想停止跟父母的争战。

 

你知道关于被辅导者的这些情况是真实的,因为你知道神人造成了什么样的。因此,你可以在这个基础上下工夫,耐心地吸引被辅导者,借此跟他或她建立起信任的关系。

 

10.“过于尽责”型被辅导者:

 

你会遇到责任感过度的人。他们为神没有指定或预备他们去做的事负责任。(区普,《改变生命,改变心》)

 

观察:

 

这类人通常有错误的成圣观:他们认为需要借着好行为才能保持在神面前的称义地位。这种错误的神学观导致的结果是,他们承担了原本不属于他们的罪行和生活的责任,这也消耗了他们的属灵健康、情绪稳定性以及体力。

 

11.“逃避型”被辅导者:

 

有时候,辅导者会发现那种逃避模式主导着被辅导者的生活。他逃避工作、妻子、教会和人群。通常情况下,当辅导者接触到他时……他已经到了一个无处可逃的地步。(Adams, Insight and Creativity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37

 

躲在繁忙的日程安排背后:

 

有时被辅导者将自己隐藏于各种活动、大堆文件或是其他繁忙的工作中。(Adams, Insight and Creativity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37

 

12.“过于顺服”型被辅导者:

 

不管你说什么,这种类型的人都会去做。她希望你为她解决所有的问题。也许她过于看重牧师的权柄。

 

她必须学会独立思考,并且做正确的事,这不仅仅是因为辅导者建议她如此行, 也因为这是神在圣经中的命令。要帮助这样的人,你可以向被辅导者提问,并让她自己根据圣经给出答案,注意不要替她回答。

 

13.“争辩”型被辅导者:

 

这种类型的人无论什么事都要争辩一番。这个出于罪的习惯极有可能是他前来接受辅导的原因之一。

 

坦诚地指出他的这个习惯:“你注意到没有?我每提出一个观点你都会反驳或争论。你认为这个习惯背后的心态是什么?”如有必要,录下一次辅导会谈的录音,让他听听他争论了多少。

 

保罗·区普:人们通常是带着精心排练过的防御措施前来接受辅导……首先,我试图帮助这样的人认识到,通常情况下争辩不是一种寻求帮助的行为,它只是一种对做过的事进行辩解的方式。(《改变生命,改变心》)

 

我们需要留意被辅导者生气或是戒备的时刻,并让被辅导者也意识到这些。有时,辅导过程中紧张或是不舒服的时刻正是改变的最佳时机。这时神可能会将被辅导者内心问题揭开,让双方都能清楚看到。(306

 

三、被辅导者的操纵手段

 

被辅导者明显试图以某些方式操纵你时,你应该温柔地揭露他的操纵手段,并要求他停止这样做,这样才能帮助他(并使辅导朝着正确的方向进行)。

 

辅导者:我注意到一点,当我问你是否跟你妻子争吵时,你就开始生气,或者试图转移话题,或是突然变得含糊起来。你在设法回避这个话题吗?你通常是以这些方式来回避令人不快的话题吗?

 

揭露被辅导者的操纵手段,并且坚定地要求他停止使用这些手段,这将会大大改变他的人际关系(更不用说这样做将促使辅导顺利进行下去)。

 

观点:随着你逐个地揭露这些手段,最终他的操纵工具箱会清空,这样辅导才能继续进行下去。

 

被辅导者的一些主要手段:

 

1.转移注意力

 

1转移注意力的借口:

 

但我只是一个孩子……

 

我太老了,无法改变……

 

2用细节转移注意力:

 

被辅导者说出了整个人生经历,但95%的内容都与他或她的问题无关。

 

亚当斯:辅导者切不可允许(被辅导者)将讨论引入歧途……他必须掌控整个面谈的过程。(Insight and Creativity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8

 

3用神学问题来转移注意力:

 

·亚当斯关于约翰福4 章的论述:(井边的那位妇女)提出的神学问题对一般的牧师或基督徒同工来说极具迷惑性。被辅导者也不可以这类的问题作为辅导的开头。当辅导者发现,被辅导者突然转移兴趣,并开始提出各种各样与当前讨论无关的问题时,他很有可能在他一直探索的领域有了重大发现。(Adams, Insight and Creativity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7

 

4闲话及指责:

 

被辅导者可能会跟你分享关于教会其他人捕风捉影的八卦消息,为要使你的注意力从他所做的事中引开。

 

可以这样回应:

 

· 你跟我讲苏西的事,是因为你想知道如何按照马太福18 章中的方法跟苏西谈她的罪吗?

 

· 我们现在停下来为苏西祷告吧,求神帮助她在这方面成长。然后我们再重新回来谈谈你现在所做的。

 

· 事实上,我不知道苏西是否说了这些伤人的话。但是苏西不在这里,我也不是在给她做辅导,而你在这里,我在给你做辅导。因此,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你所做的事上,而不是别人所做的事上。

 

2.攻击辅导者

 

两种回应方式:

 

忽略任何能分散你注意力的人身攻击。问题不在于你。这不过是为了将你的注意力从被辅导者的罪中转移开的一个伎俩罢了。

 

如果被辅导者继续批评或攻击你,坦率地指出来,并要求对方停止这样做。

 

辅导者:你注意到你一直在攻击我的信誉了吗?坦白说吧:你真正攻击的是神,而不是我。因此,我想请你将你的注意力从我这个信使挪开,而转到神及他对你的罪的看法上。最终,你将会站在神(而不是我)面前为你的所作所为交帐,并且你必须定睛于此。

 

3.眼泪

 

流泪通常是被辅导者回顾痛苦光景的非常真实的、发自内心的反应。要有耐心,递盒纸币,并且让他或她明白哭出来没问题。但是不要让哭泣分散你的注意力,否则你无法以合乎圣经的方式坚定而温柔地推动对问题的处理过程。

 

耐心对待哭泣的被辅导者,但是不要让他们干扰辅导的进度。

 

4.推诿

 

温柔地敦促对方说出细节。如有必要,可以这样说:似乎你想绕开这个问题。你不想告诉我你一周读几次圣经是有什么原因吗?

 

当被辅导者的回答非常笼统时:

 

对每个大概说法都要求给出明确的支持数据……具体来说你女儿回家的时间有多晚?(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288

 

5.漫无边迹的闲聊

 

被辅导者另一个为了避开敏感话题而操纵辅导者的方式是,说一些会引发同情心、招惹无谓的争辩或重复一些琐事。(Mack, in MacArthur and Mack,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Counseling, 278

 

亚当斯:辅导者必须随时处理被辅导者不着边际或是离题的回答。而圣经辅导者总会随时掌握并引导会谈的进行。思考并直接发问(例如,“这与我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通常就能澄清困扰。(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289, 290

 

辅导者应以温和的方式让被辅导者明白,他对被辅导者说的一切都感兴趣,但是被辅导者应该说得有条有理才行。(Critical Stages of Biblical Counselling, 31

 

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可以直率而友善地向对方申明领导权的问题。你可能不得不说:“约翰,你知道吗?如果你总是不断试图改变话题,我很难收集到信息。让我们回到正题,不要偏离主题,否则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找出问题的根源。好不好?(35

 

6.说谎

 

原则:相信被辅导者,除非他明显在撒谎。

 

当辅导者怀疑他所得到的是虚假信息时,就需要在会谈中采取行动……辅导者可以简单地说出他所观察到的矛盾,并请被辅导者澄清这个困扰。(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290-91

 

告诉被辅导者你将会核实他给你的信息。这样说可能会让被辅导者突然改变他的陈述。

 

7.推卸责任

 

史上第一个辅导案例:

 

亚当:是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夏娃: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

 

因为人类是有罪性的,也有迁怒他人及自以为是的倾向。因此,在辅导会谈开始阶段,厘清恰当的责任是必要的:决定谁该为此举动承担责任。而辅导者有时有必要打断被辅导者:“先暂停一分钟,你不能因为自己令人难以忍受的脾气而怪罪你丈夫。”(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267

 

每位优秀的辅导者通常都会发现这四种出于罪的回应方式……逃跑、掩饰、隐藏和推卸责任。这四种回应方式都是有罪的,是人们用来取代认罪悔改的方式。(Adams, Insight and Creativity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37

 

8.夸张/淡化

 

你总是……你从来都不……

 

我没生气,我只是有些心烦。

 

夸张是一种手段,为要将注意力(从自己的行为)转移到另外一个人的行为上,为此被辅导者会夸大其词,好像别人的失败比实际情况更糟糕。夸张是一种毁谤或说谎的形式。你妻子总是把菜烧糊吗?她连一次菜都没有烧好过吗?

 

淡化则相反。淡化是指使罪听上去没有实际的情形那么严重,为要将注意力从自己的罪中转开。(我不是苦毒;我只是不喜欢他的所作所为。)

 

9.歪曲

 

歪曲是指被辅导者试图以仅部分真实的答案或陈述来欺骗你。

 

当你跟一对夫妻讨论姻亲问题时,丈夫抱怨道:“我们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跟我父母在一起共度周末了。”然而,他却绝口不提过去三个月中他们周间至少有一个晚上是跟他的父母一起度过的。他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周末上,故意试图歪曲事实,目的是为要让你也责备他的妻子。

 

观察:

 

辅导者需要仔细地听清限定词(周末?你们周间跟你父母在一起吗?)。没说什么,说了什么以及修辞手法,这些都很重要。要警惕歪曲的手段。

 

10.极端反应——生气或什么都不当回事

 

29:9  智慧人与愚妄人相争,或怒或笑,总不能使他止息

 

识别出手段,并立刻叫停。

 

不要以同样的方式回应。

 

26:4 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恐怕你与他一样。

 

四、被辅导者的语言

 

1.介绍

 

言辞很重要,因为它体现着我们思维方式,在辅导中更是如此。

 

例子:

 

不可能!

 

你的要求太难了,但是靠着神的恩典我愿意一试。

 

我那白痴丈夫永远不会改变的!

 

我祈求耶稣基督的福音来改变我丈夫。

 

我已经靠这个农场生活了 50 年,我是决不会搬进养老院的!

 

我喜欢在这个农场生活——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 50 年了,但是如果搬进养老院对我来说是明智的,且对那些想帮助我的人来说又是好的,我会考虑一下。

 

上述例子中开始时偏激的语言或夸张是出于罪性的,体现了说话人的想法。

 

言辞很重要,因为它引导我们的思想,要么走向敬虔的轨道,要么走向不敬虔的轨道。

 

进一步举例说明:

 

被辅导者可能会说:“乔,我来是向你道歉的,我不该在你将我骗入肮脏交易时对你发脾气的。”辅导者应指出这不是在道歉,因为被辅导者将控告和道歉混在一起了。“肮脏交易”这种带情绪的字眼只会激起怒火,而不是带来和解。(Adams, Lectures on Counseling, 225

 

结论:

 

言辞很重要,因为它体现我们的思想,并显露出我们的内心(马太福12:34,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

 

2.应避免使用的语言——心理学语言

 

作为一名辅导者,你应该避免使用心理学语言,而且必要时,当被辅导者使用时也应纠正他。用圣经术语而非心理学术语表达结论很重要,原因至少有如4 个。

 

1使用圣经语言而非心理学语言的 4 个原因:

 

①精神病标签指向的是精神病学的解决方案,因此这些方案会将辅导者和被辅导者带离圣经。

 

Adams, Lectures on Counseling, 194

 

例子:

 

“不健全的家庭”这个术语含糊不清且毫无用处;也没有直接而又明显的合乎圣经的解决方案来解决“不健全”的问题。你可能会想:“也许有必要进行心理学辅导?”

 

但是如果你用具体的圣经术语描述这样的家庭,即在家中有不体贴的丈夫、不顺服的妻子和目无尊长的孩子——那么你可以马上根据以弗所5 -6 章直接处理问题。圣经语言导向的是合乎圣经的解决之道。

 

②除非用合乎圣经的、罪与公义的术语来描述人的行为,否则人们并不认为它违反了神的圣洁律法。

 

观点:那些在不合乎圣经的心理学标签的重压之下受苦的人,无法获得悔改和饶恕带来的释放。

 

③……所有人都罪大恶极,但因为人类问题的现代思想体系中不允许有罪的概念,因此也没有饶恕。辅导者最残忍的做法就是,消除违反律法及罪的合乎圣经的概念,把一个有罪的人推到一种不饶恕的状态中。

 

④……辅导者最大的善举莫过于将真正的罪标记为“罪”。饶恕是为罪而存在, 不是为“神经症”或“情绪问题”而存在!

 

Adams, How to Help People Change, 120-21

 

2心理学语言的例子:

 

泰勒及格雷迪:在 20 世纪 60 年代中期,福音派对罪的认识和处理有了一个重大转变。教会不再将有罪的、越轨的行为称为“罪”,而开始将它称为“疾病”……性瘾症……盗窃癖……酒精上瘾……叛逆小孩……患有对立违抗性障碍。丈夫不工作、妻子不做家务,孩子不顺服的家庭不再被认为是有罪的;而是不健全的。(Deceptive Diagnosis, 2

 

①罪还是疾病?

 

在处理罪时,圣经对我们的要求不是寻求医治,而是悔改。(Rich Ganz, PsychoBabble, 81

 

我们将罪人委婉地标记为“生病”时,实际上是在残忍地伤害他。贴标签的结果往往是将人终生分门别类。这种做法让人绝望。但是如果将罪称为“罪”,人们就有了极大的盼望。因为每个基督徒都知道,神差基督来解决罪的问题。那么,明确罪并非不近人情;而将罪标记为其他的事物不仅无情,甚至残忍,因为除了带着真实悔改的心在神面前认罪以外,罪人毫无盼望。(Adams, The Big Umbrella, 28

 

②拖累症:

 

沉迷于得到人的“爱”并不是一种疾病或“拖累症”的情感障碍,而是得罪神的偶像崇拜……(Powlison, Totally Sufficient, 85

 

③成瘾:

 

罪的习惯被定义为成瘾或是强迫性的行为,因此很多人推测其解决之道在于医疗,而非道德上的修正。(MacArthur, in MacArthur and Mack,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Counseling, 17

 

成瘾是另外一个替代罪的词语。人们现在不再有情欲了……他们现在是上瘾(因此这意味着无助和不幸)。当他们对自己的瘾症撒谎时,他们不是真的在撒谎。他们只是在否认自己的病情。(Jim Owen, Christian Psychology's War on God's Word, 13

 

④拒绝:

 

“约翰说他的问题是拒绝。”

 

“他说,由于其他人看不起他,因此他的自我形像差。”

 

你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首先,圣经显然没有“拒绝产生的问题”及“自我形像差”等范畴。因此,当你尝试帮助约翰时,你无法在圣经中找到与这些表述相对应的范畴;正如上面所说,这种做法不能带来合乎圣经的解决之道。(Adams, How to Help People Change, 121

 

⑤被伤害的情绪:

 

情绪怎么会受到伤害呢?一个人可能会有苦毒或恐惧,但是他的情绪不会受到伤害。

 

总结:言辞很重要,因为它体现了我们的思维方式,以及辅导者和被辅导者进入辅导的过程。

 

3.被辅导者的典型表达及可能的回应:

 

from Jay 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107-108

 

1我做不到。

 

你是说做不到还是不想做?神说你能做到。

 

观察:我做不到通常的意思是,我不想做或我不知道如何做。

 

2我已经尽了一切努力。一切努力?那么……

 

3我试过了,但是不管用。

 

你真的试过了吗?多少次?多久?用什么方法试的?很有恒心地去做了吗?(问出细节:“你到底做了什么?”)

 

4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

 

你确定吗?告诉我你具体做了什么……

 

5没人相信我。

 

你想不起一个相信你的人吗?还是没有?我相信你。

 

6我一辈子也做不到那一点!

 

一辈子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说实话,你想要多久才能学会做这事?

 

7如果我当时有时间的话,我就去做了。

 

你有时间。我们大家每天都有 24 小时,只在乎你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现在我们来制定一个以神为重的时间表吧。

 

8别怪我……

 

你是说你不负责任吗?神说……

 

9别问我……

 

可是我在问你啊。不然又有谁知道呢?你一定有答案。

 

10我猜是这样。

 

你真的是在猜吗,还是你的确相信(认为)是这样?

 

11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我不知道;你能解释得更详细些吗?

 

12但是我为之祷告过了。

 

很好!那么你做了什么呢?……,你具体的祷告内容是什么?

 

13我已经到了尽头了。

 

什么尽头?这是你第一次开始着手处理你的问题吧。

 

14我有需要……

 

是需要还是欲望?

 

15我就是那种一定要……的人。

 

是没错;但是基督想让你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

 

16我就是这样子。

 

确实如此;但是神说你可以改变。

 

17那不可能。

 

其实你的意思是这件事非常难。

 

18这么做有各种(太多)阻力。

 

你可不可以列出你心目中的 67 个阻力,然后我再决定怎样回答。

 

19老狗学不了新把戏。

 

没错,但是你不是狗啊。你是按永生神的形像创造的!他了解你,并且命令你改变。

 

20这绝对不管用。

 

这是神的道路,只要人放弃自己的成见,总会管用的。

 

21我决不会原谅他!

 

如果你真像你说的那样是神的孩子,那么你会的。将来在永生中,你要与他同住,为什么不饶恕他,从现在就开始适应他呢?

 

22我没有一件事是完成的,因此……

 

你确定吗?你记不起你曾做的一些事吗?例如,……?

 

23每件事(人)都跟我作对……

 

不,你错了。如果你是基督徒的话,圣经的看法刚好相反:“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8:31

 

五、被辅导者的错误思想

 

1.过于相信

 

1辅导者:

 

很多父母不止一次地拉着他们十几岁的叛逆孩子来做辅导,在过去的 17 年里他们并没有好好管教他。见到辅导者后,他们就说(实际意思):“好的, 对着他开始吧。”他们期待辅导者在头发上插两根羽毛,跳一小段祈雨舞,拿圣经在孩子头上绕 7 次,然后宣告他“得医治了”。当他们得知自己很可能要花 6-8 周的时间来跟儿子建立基督徒之间的交通,并要与其发展合乎圣经的关系时,他们不高兴了。他们是想找巫医,不是基督教辅导者。(Adams, Lectures on Counseling, 180

 

2自己::

 

由于被辅导者特别渴望胜过那些长期存在的或是极度烦人的问题,他可能会立刻承担太多的担子……俗话说,贪多嚼不烂,这很有可能会导致失败。这对于一位对自己期待值过高的被辅导者来说,是非常打击人的。于是,你的任务就是帮助他现实地面对未来。(Adams, Critical Stages of Biblical Counselling, 187

 

2.按感觉生活还是按诫命生活

 

被辅导者只有两种选择:欲望导向的生活或诫命导向的生活……尤其要注意以欲望为导向的生活代表字眼。当被辅导者随口就说出“想、喜欢、不能和感觉”等字眼时,辅导者可以相当肯定地说问题就在于此。这类人总是会说,我做不到;我没办法;我觉得我胜任不了;我不喜欢这样。(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296

 

我们的社会非常强调感觉,因此几乎所有的被辅导者都因其生活以感觉为动力,在一定程度上(通常情况是在很大程度上)地受到折磨。因此,我们应教导所有人都必须遵行神的命令……而不是按他们的感觉而活。而且不管自己是否喜欢,他们都必须这么做。耶稣基督不想上十字架,但是他不顾自己感觉上了十字架。(Adams, Insight and Creativity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25

 

凭着感觉活是我们过敬虔生活的最大障碍。(Adams,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Counseling, 246

 

评论:

 

一次,一名被辅导者对我说:“但是那样做的话会违背我的感觉!”她服侍的神是她的感觉。我的回答是:背叛你的感觉和背叛神,那样更好呢?你更愿意委身于谁呢?

 

感觉和思想:是什么错误的思想使被辅导者产生这些感觉?

 

3.改变的错误动机

 

·亚当斯用下面的情景来举例说明:

 

汤姆说:“牧师,我愿意做任何事,只要我妻子能回来!”

 

“任何事?”

 

“是的,我就是这么说的,我愿意做任何事,只要她能回来。”

 

“你愿意撒谎、偷盗、杀人吗?”

 

“好吧,你知道我的意思……?”

 

“不,我不知道。但是我正在尝试知道。汤姆,告诉我,你会做圣经告诉你的来将弗洛哄回来吗?”

 

比如说,弗洛后来回来了,汤姆可能会停止他的改变,因为这些改变仅仅是外在的对策,为要哄弗洛回来,而非讨神的喜悦。而如果弗洛不回来,你多半会听到他说:“继续做这些有什么用呢?反正什么用也没有,弗洛还是不回来。”

 

无论弗洛回来与否,汤姆都需要将讨神喜悦看作最优先的事项。(Adams, How to Help People Change, 66-67

 

4.需求神学

 

大多数融合主义者……将某些肉体的情欲称作“需求”,他们围绕着需求”理论而非“罪”理论来开展辅导活动。(Powlison, in Totally Sufficient, 75

 

·亚当斯:如果一位被辅导者认为,他的邪恶行为出于某种原因是必需的,因而也是情有可原的,那么你必须澄清此事实。没有一个需求是可以违反圣经的。除非你清楚地将需求从出于罪的欲望(不管有多强烈)中区分开来,否则人就无法认罪。(Adams, How to Help People Change, 132

 

一位基督徒作家说:“我们用欲望代替了需求,用需求代替了欲望。”可谓一语中的。在和自尊心相关的著作中,在“需求”出现的地方,通常可以用“欲望”来代替, 这样也更加准确。(Adams, The Biblical View of Self-Esteem, Self-Love, Self-Image, 55

 

保罗·区普:渴求很快会演变成需要……我现在将想要的东西看成是生活的必需品……举个很简单的例子,饭后甜点很不错,但是它不是必需品。而呼吸则是人类的基本需要。(《改变生命,改变心》)

 

举例说明:

 

我需要我丈夫的爱。

 

我非常渴望得到丈夫的爱,有了丈夫的爱我将会过得更好,但是如果我依靠神的话,没有丈夫的爱我也能活下来。

 

区普:“爸爸,我有些想要一双新鞋,但是对此我并不强求。你知道什么对我最好,你也知道你能负担得起什么。”不,孩子们跟我说,“爸爸,我必须要有一双鞋。”(《改变生命,改变心》)

 

·亚当斯:通常情况下,被辅导者最难明白的事是:他对神说的话负责,不管别人做或不做。(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268

 

鲍立生:虽然在细节上有所分歧,一般的基督教心理学家却传递着一个相同的信息:人类最根本的问题源自某种缺乏、空虚、未得到满足的需求,伤害或创伤(例如“自卑”、“对人际关系的深层渴望”、“对爱的渴求”、“寻求自己的重要性”)。相反地,圣经教导我们最根本的问题,乃是源于人心的渴望、念头及意图。(in MacArthur and Mack,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Counseling, 383-4

 

甘茨:将患者行为的责任归咎于他们的父母、环境、童年时代遭遇的创伤、潜意识或“原始冲动”,无异于是允许(甚至是鼓励)他们持有受害者心理。(Psycho Babble, 32

 

神的角度;

 

不管我们受到什么外在压力或影响,神都要我们为自己的思想、言语及行为负责,“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自己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林后5:10)。到那日,当我们站在“眼目如同火焰”(启1:14)的主面前,所有的归咎和借口都将灰飞烟灭。不论是高深的弗洛依德学派,或是行为理论学派,貌似方便又值得称赞的,并用来推脱人对神的责任, 似乎颇有道理,但将来在主前却是即徒劳无益而又谬误。在神的面前,苦恼的人不禁感到纳闷:这么天真的东西何以一度被奉为高深的哲学?!(Jay 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4

 

保罗·区普:比尔和弗兰进入我办公室时的景象就是这样。比尔沉默不语,面无表情,而弗兰则在我发问之前早已泪流满面……“告诉我,”我说,“你们今天来做什么?你们认为问题是什么?”他们各自同时说了一个词来概括问题。比尔说,“弗兰”;弗兰说,“比尔”!

 

现在,作为一个辅导者,我面临两难的境地!比尔和弗兰不是抱着被辅导的心态来的。他们都认为对方才是问题根源。他们都说如果对方的问题解决了,一切都会变好……他们都不想为他们关系中的问题和必须改变的地方负责。除非比尔和弗兰各自开始为现有问题和需要改变的地方担起责任,否则对他们的辅导将无法进行。(《改变生命,改变心》)

 

评论:

 

辅导中一个重要转折点为,被辅导者开始承认他需要在神面前为他的思想和行为负责。

 

事实上,除非被辅导者对自己的罪从受害者的观念转变为我为此负责的观念,否则辅导是不可能有真正进展的。

 

6.惧怕做正确的事情

 

顺服可能会使信徒陷入棘手的处境:

 

如果我们告诉孩子我们知道他酗酒的事实,他可能会生气且离家出走的。

 

如果我交增值税,我在市场上将变得毫无竞争力,因为我的竞争对手全都不交增填税。

 

如果我原谅了对我说谎的妻子,那么她可能会因为认为我好欺负而再次说谎。原则:永远不要害怕做正确的事。

 

顺服需要信心。顺服神,并让神掌管结果。他的工作是结果,而你的工作是顺服。

 

举例说明:

 

但以理3:17-18中的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 即或不然……他们知道他们的工作是顺服;神的工作是结果。

 

7.对完全保密的渴望问题:

 

如果有人说:“如果我告诉你我的事,你不会告诉任何人,对吗?”圣经辅导者应该承诺保密吗?

 

原则:圣经辅导者必须有良好的自我控制能力,不将别人的事说出去。

 

17:9 ……屡次挑错的,离间密友。

 

观点:如果你值得信任的话,人们会相信你的。

但是:有些情况下,神要求圣经辅导者必须将被辅导者的言行告诉别人。

 

马太福18:15-17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尽管我们的目的是一个人的罪越少人知道越好,但是我们应在他们要求绝对保密时给他们解释马太福18 章的内容。我们不是律师,而是圣经辅导者,并且按照神的原则行事。

 

进一步的观点:

 

法律规定,在获悉某些罪如虐待儿童时必须报警。保密性的 6 条原则:

 

①通常情况下,为被辅导者保密。不将在辅导室得到的信息泄露给其他人。

 

②虽然保密是你的格言,但是决不要承诺绝对保密。这种承诺不合乎圣经。

 

③如果因被辅导者顽固地拒绝悔改而出现辅导毫无进展的情况,则告知教会的一到两位长老,根据马太福18 章中的第二步进行处理。

 

④如果被辅导者具有犯罪活动,劝他悔改并自首。如果他不听劝告,马上联系相关部门。

 

⑤被辅导者向你吐露他将使用暴力犯罪(我现在就回家去,把我那个女人打剩一口气!)时,应通知有关当局知晓。当一位丈夫这样说时,该去报警了。

 

⑥让被辅导者知道你是否会扩大消息圈。例如,在你被一个复杂案例困住时,你可能请长老为这种情况祷告,或征询其他辅导者的建议,这时扩大消息圈是合宜的。最好让被辅导者知道你会这样做,这样他就不会指责你在信息保密方面不值得信任。

 

概括:在神命令如此做(1813),且能帮助到被辅导者时,你应扩大消息圈。

 

对讲道者的提醒:

 

有时,你正在做的辅导案例或最近做的辅导案例将会是你能想像得到的用于主日讲道的绝佳讲道例子。胜过这样的试探,另外找个例子。没有人想在讲道台上听到他(或她)的辅导案例被用作讲道例子。

 

当听众没有机会知道你在说谁时,只使用以前的辅导情景。即便如此,确保你分享这个故事时将那个人的身份略去。

 

8.失败主义

 

“我不可能改变”,“我想我就是这样”或类似的话。被辅导者总是将习得行为模式与遗传的天性混淆。(Adams,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Counseling, 236

 

观察:

 

通常情况下,因为不知道如何改变或因过去屡次失败感到气馁,被辅导者拒绝改变。

 

盼望:

 

神能改变任何人。

 

哥林多前6:11 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藉着我们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

 

9.把祷告及读经本身当作解决罪的方法。

 

举例说明:一个年青人在极度痛苦地承认通奸的罪后对我说:“我过去每天都花半个小时读经祷告。我想,我现在需要花一个小时读经祷告。”

 

虽然我很支持读经祷告,但是他将这些属灵操练看作解决情欲犯罪的魔法。他需要学习的是脱去旧人、穿上新人,且不为肉体安排。

 

亚当斯:也许他们尝试祷告了。在回答“你对自己的问题做了哪些努力”这个问题时, 被辅导者的答案常常是“我祷告过了”。没有人会反对祷告;如果祷告的内容确实是正确的,那么应该是值得鼓励的。但是,当一个人解决问题的方案仅止于祷告时,那么难处必定会再次临到。圣经教导要祷告,但是也给了很多其他的具体指导。(Adams, The Christian Counselor's Manual, 44

 

对于一个问题而言,祷告(如果有的话)几乎不应该是唯一合乎圣经的解决之道。(A Theology of Christian Counseling, 76

 

六、结论

 

圣经辅导是什么?

 

圣经辅导是将圣经中伟大的神学真理、诫命和应许智慧地应用于日常生活中的问题, 为使人们变得越来越有基督的样式,从而在敬虔生活的智慧、正义、和平、坚定和刚强方面,越来越多地为神的荣耀而活。

 

下一章


下载PDF文档

© copyright

内部资料,仅限学习用途。

勿用于商业用途。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