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缺乏自制

 

“人缺乏自制,就像一座城毁坏了城墙”(箴25:28,直译)。在圣经时代,保护城市的主要是城墙。如果城墙毁坏了,侵略的军队就可以涌入城市,进行征服。回想耶利哥被毁一役,神使城墙坍塌,以色列军队才轻易进入,占领城池(见书6:1-5、20)。

 

没有城墙的城市难以抵挡敌人侵略,没有自制力的人同样难以应付各样试探。箴言25:28是所罗门写的,不幸的是,他就是自己话语极为悲惨的写照。圣经记载所罗门有妻子七百,妃子三百,分别来自多国,神曾对以色列人说,不应当娶这些国家的女子(王上11:1-3)。但所罗门放纵自己的情欲,妄顾神的禁令。作为那时代最富有的君王,所罗门得到了想要的一切,但他没有操练自制,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智慧箴言,任由情欲冲出防卫。所罗门为缺乏自制付上沉重的代价,众妻子偷走了他向神的心。因此,在他儿子罗波安的世代,神拆分了所罗门的王国,大卫王朝从此残缺不全。

 

箴言和新约的书信都有很多自制的论述。保罗把节制列为圣灵的果子之一(见提后5:22-23),把缺乏自制列为末世的邪恶特征(见提后3:3)。他对在克里特服侍时对提多的教导也包括自制的劝诫(见多2:2、5、6),并且提醒我们,救赎的恩典要求我们过自制的生活(见多2:11-12)。彼得在两封书信里也敦促我们要警醒自制(见彼前1:13;4:7;5:8彼后1:5)。

 

圣经虽然有自制的教导,但我想大多数基督徒很少“在意”这品德。基督文化约束我们犯明显的罪,但我们在界限之内就差不多率意而为。我们几乎从不抗拒自己的欲望和情感,缺乏自制很可能是我们高尚的罪。由于纵容此罪,我们就容易陷入其他高尚的罪。没有勒住舌头,就打开了讥讽、闲话、诽谤、嘲弄等各样秽语的门。

 

什么是自制?自制是对一己欲望、渴求、冲动、心绪、激情的治理或谨慎控制。它是该说不时说不。它是合理的欲望和行动的调节,是对明显罪恶领域的绝对限制。它是在看电视上有所克制,完全禁止自己看网络色情内容。

 

圣经中的自制并不是天赋意志力的产物。我们知道,很多不信的人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在生活的特定领域操练自制,但在其他领域也许只剩一点点自制而已,甚或根本就没有自制。一位运动员也许严格控制饮食,却完全不控制脾气。

 

但圣经中的自制涵盖生活的所有领域,并且要求我们时刻与肉体的情欲争战,因为它不断地向我们的灵魂发动战争(见彼前2:11)。这种自制依赖圣灵的影响和赋予能力,要求我们不断查看神的话语,不断祈求圣灵赐予我们操练自制的渴望和力量。可以这样说,自制不是自己通过意志力实现的控制,而是通过圣灵的大能实现的控制。

 

生活的所有领域都要操练自制,在这一章里我们会查看基督徒常失于操练的三个领域。第一是“吃喝”。首先声明,我不是要揪出所谓有“体重问题”的人,有体重问题不一定是缺乏自制的后果。我认识最自制的人,在成人阶段一直为体重挣扎。另一方面,有些人想吃就吃,虽然体重不会增加,可是他们在吃喝上失于自制。

 

我这里讲的是不断屈服于对某种食物、饮品的欲望的倾向。我想到了一个熟人,他是坚定的基督徒,曾每天喝掉十二罐汽水。我又想到自己在几年前对冰激凌的渴望,我会在晚餐时吃一些,睡前再吃一些。那时,神证明我有缺乏自制的罪,使我看到这好像是良性的行为,却极大削弱了我在其他关键领域的自制。我学到,我们不能挑选在哪些领域操练自制。

 

操练自制的一种方式,是移除或脱离使我们沉迷的事物。在冰激凌一事中,我请妻子不要在冰箱里长期存放冰激凌,现在我们只有在特别场合才会买。虽然做此决定已有三十年,我仍要操练自制。最近,我去设在一家冰激凌店内的邮局邮寄包裹,开车途中我一直在想冰激凌。在与这强烈欲望搏斗的过程中,我得出结论:为了防止欲望失控,我必须对自己说“不”。

 

我不是想让享受冰激凌或汽水的人难过,也不是数落每天到星巴克喝自己所钟爱的咖啡的人。我要谈论的是缺乏自制——这是一种沉溺于自己欲望的倾向,最终不是我们控制欲望,而是欲望控制我们。

 

信徒缺乏自制的第二个领域是“脾气”。有些信徒因为脾气火爆和性子急而广为人知。脾气火爆是指愤怒爆发得又快又激烈,但常常很快就冷静下来。急性子的人易烦易怒,从不或很少控制自己的情绪。通常脾气火爆的人也有急性子的毛病。我们常形容这样的人“暴怒无常”。

 

我们会在以后的章节专门谈论愤怒这个主题,这里的焦点是对于愤怒缺乏自制。在大多数情况下,愤怒是罪,急躁的人又加上缺乏自制的罪。

 

我们常对令我们不悦的人发脾气,也许是高速公路上在我们前面随意改变车道的司机,也许是教会垒球比赛中误判的裁判。不幸的是,我们常对自己家里的人发怒。

 

箴言中有对性急之人的警告,例如:“轻易发怒的,行事愚妄。设立诡计的,被人恨恶”(箴14:17)。“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16:32)。新约中雅各劝诫我们要“慢慢地发怒”。请记住,我们若把神的话语积存在心里,就不至犯罪冒犯神(见诗119:11)。我们可以存储箴言和雅各书里的经文,帮助我们在乱发脾气的事上操练自制。

 

很多信徒缺乏自制的第三个领域是“个人财务”。我最近听到国家广播电台的播音员说,普通美国家庭的信用卡负债高达七千美元。毫无疑问,个人或家庭有时的确可能因为紧急情况陷入此类债务。但七千美元负债是平均数据,这表明美国人在消费上超过他们的支付能力。作为一个民族,我们没有操练财务自制,反倒沉溺于对一切想要之物的欲望:新衣服、最先进的电器、最尖端电子产品、昂贵的假期,还有很多其他挑逗我们欲望的商品服务。

 

这也是信徒面临的问题,几个基督教机构正致力帮助信徒管理财务,证实此言不虚。简单地说,他们是在帮助人学习操练自制。

 

然而,不仅是负债的人失于控制消费,很多富裕的人(包括信徒)也放纵内心的欲望。他们就像传道书的作者(应该是所罗门)所说的:“凡我眼所求的,我没有留下不给他的”(传2:10)。沉迷心之所求,即使负担得起,也绝不可能得到节制,而节制是圣灵的果子(在本书第二十章里我会讲得更多)。

 

我们还要在其他领域学会自制。我想到在电脑上花过多时间的人,即使看的不是色情资料,也是没有自制。还有看电视、冲动购物、业余爱好、观看或参加各样运动比赛。在这穿着日益暴露的时代,男人更需要约束眼目和意念。

 

毫无疑问,我们还有其他极易失控、缺乏节制的地方,所以我鼓励你反思自己的生命,你有没有失控的欲望、渴求、情感?请记住,本书谈论的是高尚的罪或可接纳的罪,也就是我们在生活上所纵容的罪。而且因为基督徒很少重视自制的品德,我们也许会发现,在某些领域我们确实缺乏自制。当你寻求在自制上成长的时候,请记住:自制是圣灵的果子(加5:22-23),只有靠着神所赋予的大能,我们才可能有进步。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