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二十多年前,有一段时间,每个主日我循序根据《马太福音》中的一段经文来讲道,并针对十二使徒的特质作了一系列的探讨,会众都非常喜欢。后来,我们就将这一系列的讲章制作成录音带和研读本,标题定为《主的跟随者》(The Master's Men)。多年来,这套录音带在“赐你恩福”(Grace to you)的广播节目中重播过好多次,所得到的肯定有增无减,即使现在也仍广受大众喜爱。

 

几年前,我采取逐节解释的方式,在教会中教授《路加福音》。当进行到第613-16节时,因为这段经文是路加对耶稣呼召十二使徒的记载,我就针对这些使徒的特质又写了一系列的讲章,结果得到同样热烈的反响。我使用这一系列的讲章讲道时,发现这二十多年间,新的一代已长大成人,而他们对这些门徒的感受,竟与二十多年前他们的父母无异。

 

对那些已经非常熟悉第一套录音带内容的人来说,十二门徒的生平依旧那么令人感觉新鲜,并与他们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因此,他们也深深喜爱这套新系列,并极力要求我把有关使徒的资料全部集结成书,我当然愿意这样做!你现在手中所拿的这本书就是这样完成的。

 

我一直对十二使徒的生平有浓厚的兴趣,也非常熟悉这些人的性格特点,他们跟我们一样的真实,与我们及周围的人没什么两样。他们的成功与失败、优点和缺点,都记载在最令人着迷的圣经里。因此,他们都是我们想要认识的人。

 

十二门徒是十足的平凡人,他们当中既没有著名的学者或是博学之士,也没有演说家或是神学家。事实上,若从耶稣时代的宗教组织的角度来看,他们根本是些门外汉。他们不仅不具备秉异的天赋或出众的才华,相反,还经常做错事,说错话,态度不当,丧失信心或是遭遇重大失败,他们的领袖彼得尤其是这样。耶稣甚至说他们学习迟缓,在灵性方面也愚钝不堪(路24:25)。

 

这些使徒来自不同的政治背景:有一个人曾经是奋锐党人,他所属的这个党派非常激进,一心一意要推翻罗马政权;有一个人曾经是税吏,税吏基本上都是背叛犹太民族、暗中与罗马政府勾结的人;还有四到七个人是迦百农的渔夫,他们彼此是很亲近的朋友,可能从小就认识;其余的使徒在跟随基督之前,可能是生意人或工匠等。我们无法确切知道他们的身份。大多数的使徒都来自加利利,这是一个位于贸易要道交汇点的农业区。耶稣服事的主要基地一直都是这里,而非一般人所想的,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以色列的政教中心。

 

尽管门徒和一般人都同样会犯错,性格上也有瑕疵,但他们在耶稣升天之后继续做着福音的事工,在世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影响。直到今日,他们的服事仍影响着我们。神大大地赐给他们能力,借着他们开启福音广传之门,将整个世界翻转过来(徒17:6)。这些像你我一样平凡的人,却成为把基督信息带到地极的器皿,难怪他们如此令人感兴趣。

 

十二门徒是由基督亲自拣选、呼召的,他对他们的认识就如同创造主对他们的认识一样(路1:47)。换句话说,基督早在拣选他们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缺点,甚至知道犹大会出卖他(约6:7013:21-27),不过,他还是拣选了这个背叛者,并让他和其他门徒一同领受从他而来的特权和祝福。

 

试着细细地思想这整件事:从我们人类的角度来看,福音的传扬和教会的设立完全仰赖这十二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他们蒙基督拣选之后,受训的时间最多只有几个月,而不是几年;基督教他们圣经和神学,给他们敬虔生活的榜样,教导他们如何祷告,如何赦免人,如何谦卑地彼此服事,并且他以身作则;他给他们道德上的指引,和他们谈论将来要发生的事,他也使用他们来医病、赶鬼、行神迹,他们当中有三人——彼得、雅各和约翰,甚至还在变像山上窥见了他的荣耀(太17:1-9)。

 

这些门徒接受了短期的密集训练,可是在训练结束时,也就是耶稣被卖的那个夜晚,“门徒都离开他逃走了”(太26:56)。从世人的眼光来看,这个训练课程好像彻底地失败了,门徒好像完全忘记,或是忽略了基督曾教导他们要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他。事实上,门徒当时体验到非常沉痛的挫败感,以致他们一度重操旧业。即便是捕鱼,他们似乎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得心应手了(约21:3-4)。

 

但他们得到复活主的鼓励,重新行使其使徒的职分。五旬节那天,圣灵赐下能力,他们就勇敢地接受耶稣给他们的使命,他们之后所做的事一直延续到两千年后的今日。他们是活生生的见证人,证明神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若按照他们的本相,靠着他们自己的能力,显然不足以承担这项使命(林后2:16),但神在基督里带领他们得胜,也借着他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林后2:14)。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这些门徒和耶稣在一起的时间是多么短暂,我们不妨思考一个事实,就是耶稣从受洗到复活的整个事工,最多不过持续三年而已,而他给门徒的密集训练大约只有这段时间的一半。布鲁斯(A. B. Bruce)在其经典著作《十二门徒的训练》(The Training of the Twelve)里指出,耶稣在一大群跟随他的人当中拣选这十二人时(太10:1-4;路6:12-16),他在世间的工作已结束一半了。

 

耶稣拣选十二门徒是福音历史上划时代的重要事件,它把耶稣在世间的工作分成两个阶段,这两个阶段的时间长短差不多,但工作的深度和重要程度则不同。在第一个阶段,耶稣孤军奋战,所行的神迹大多局限在同一个地区,他的教导也都具有基础性;但是,在他拣选十二门徒以后的第二阶段,神国度的工作需要组织化和分工,他的教导也开始比较深入、复杂,他满有恩典的行动范围也扩大了。

 

耶稣成功地召聚门徒之后,很可能就需要从中拣选少数人做他亲近且固定的伙伴。我们可以想象,跟随他的人数已经多到会妨碍他的行动,而且在他服事的后一个时期,他经常长途旅行,这么庞大的群体更会成为他的牵绊。要让所有信众继续四处跟随他,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偶尔随行。不过,耶稣希望有一小群被特别拣选出来的人,可以随时随地和他在一起,且与他遍行各地,见证他的工作,并协助他每日的需要。马可用很奇怪的言语写道,耶稣“随自己的意思叫人来,他们便来到他那里。他就设立十二个人,要他们常和自己同在”(可3:13-14)。

 

这意思是说,那少数几个被拣选的人原先从事的是一般的买卖或其他职业,如今为了承担重大任务而接受了短短十八个月的训练,倘若万一失败,他们完全没有退路,没有候补人选,也没有其他配套计划。

 

以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个策略听起来极其冒险,教会的设立与福音的广传,竟完全仰赖这十二个有着许多明显缺点的平凡人,其中一人甚至非常恶毒,竟然把天地万物的主出卖了。何况,他们虽然要承担这么重大的使命,但是他们的整个受训练的时间却还不到今天要获得神学院学位所需时间的一半。

 

但基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从他属神的眼光来看,这个策略最终的成功需要倚靠圣灵,圣灵会在他们身上做工,以完成基督至高无上的旨意。这是一个不容受阻的使命,也正因为如此,它是一项特别的工程,只有神配从其中得着赞美与荣耀,那些受拣选的人只不过是他手中的器皿,就如同你我今天可以成为神的器皿一样。神喜爱使用如此平凡的器皿,正如经上所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1:27-29)。使徒的努力带来了两千年的胜利,证明神的策略是有智慧、有能力的。

 

十二使徒有时在圣经里被称为“门徒”(disciples),在希腊文圣经里被称为mathetes(太10:111:120:17;路9:1),意思是“学习者”、“学生”。这是他们在主亲自指导、监督下的那几个月所具有的身份。后来,主在众多门徒中,特别拣选、呼召他们来担任使徒的职分。因此,他们也称为使徒,在希腊文中就是apostoloi即这个词简单来说是“使者,受差遣的人”的意思,可见他们被授予基督大使和发言人的职分。路加在他的福音书和整本《使徒行传》中都使用这个词,而且只在谈论十二门徒时用到这个词。马太只有一次提到“使徒”(太10:2),其他地方则称他们为“十二门徒”(太11:120:1726:142047)。同样地,马可也只用过一次“使徒”这个词(可6:30),其他地方也都是用“十二门徒”(可3:144:106:79:3510:3211:1114:10172043)。约翰只用过“差人”(apostolos)这个词一次(约13:16,大部分的英文圣经此处都把这个字译成“受差遣的人”),而且不是把它当做专业术语来用,他和马可一样,总是用“十二门徒”来指称使徒(约6:6770-7120:24)。

 

《路加福音》10章记载耶稣拣选七十个跟随者,并派他们两人一组出去做工,他们显然就是“受差遣的人”。因此,有些圣经注释者也称他们为“使徒”,但路加没有用这个词来称呼他们。

 

十二门徒蒙召承担特别的职分,在福音书和《使徒行传》里,使徒(apostoloi)—词几乎都是用来指那个职分以及那十二个特别蒙召来承担该职分的人。《使徒行传》1414节和保罗书信中清楚地提到,使徒保罗同样是蒙召来成就特别的使徒职分,做“外邦人的使徒”(罗11:13;提前2:7;提后1:11)。保罗的使徒身份是很独特的呼召,他显然和十二门徒拥有同样的权柄和特权(林后11:5),但他的使徒身份不是本书要谈的主题,我们的焦点在和耶稣一起公开服事并做他亲密伙伴的十二门徒身上。至于保罗,他一直到耶稣升天之后才归正(徒9),是“未到产期而生”的使徒(林前15:8)。他说话所带的权柄以及他行神迹的能力和

 

十二门徒一样,十二门徒也接纳了保罗并承认他的权柄(参彼后3:15-16),但保罗不在十二门徒的行列里。

 

“十二”这个数字有很深的意义,因为路加描写了耶稣升天之后,使徒们如何选出马提亚补上了犹大留下的空缺(徒1:23-26)。

 

在初代教会,使徒(包括使徒保罗蒙召所承担的职分)要扮演领袖的角色,并且具有独特的教导权柄。新约圣经都是由他们或与他们有密切来往的人所写的。在新约写成之前,使徒的教导是初代教会的规范,所有的信徒,包括到五旬节才归正的人,都仰赖他们的教导(徒2:37)。而随着教会的成长,信徒也一直信守真理,如经上所写:“他们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徒2:42

 

使徒被赋予行神迹奇事的超自然能力(太10:1;可6:713;路9:1-2;徒2:3-45:12),这些神迹为福音的真理作见证,而这真理是他们从基督所领受的,借着他们传扬到全世界(林后 12:12;来2:3-4)。

 

换句话说,使徒扮演着极其重要的、根基性的角色,他们确实是基督教会真正的基础,“有耶稣基督自己为房角石”(弗 2:20)。

 

研究使徒的生平一直是令我非常欣喜的事,也是我最有果效的工作之一。我最大的喜乐就是传讲基督,而十二门徒中的十一个人也有同样的热忱,他们奉献自己的生命来传讲基督,且在极大的阻力下得胜。尽管他们有缺点,但他们却配称为英雄和众人的典范。研究他们的生平,就是去认识耶稣在世上最亲近的人,而发现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平凡人,则是一种祝福。愿教导他们的基督的灵也能改变我们,就像改变他们一样,使我们成为宝贵的器皿并为他所用,愿我们借着他们的榜样,来学习做门徒的真正含义。

 

下一篇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